也許有人已經寫了事件前後懶人包,所以我這邊只有個人觀感,嚴肅有。

 

這是從我自己能接觸的層面所得知的事情,請勿筆戰,謝謝。

事情現在也許可以說「塵埃落定」,我個人深感遺憾整件事情要被視為一種「教訓」,而不是一個歡樂的結尾。

 

 

最初我是因為咪醬在生放推了寢下呂的magnet,我才知道有這個團體存在。
在那之前我是因為amu等人參與了【フリーダムに】15人と1匹でニコぽい!【やってみた】 這個超強企畫,所以最初我對店員的TAG其實是「MIX專門」。

當時在不是很熟的情況下,硬戳了店員家MIXI(時9XX多了的直逼上限),也感謝他的寬大同意,於是我得以過著觀看他的日記,看他在每日工作的感想、哀嚎天氣,以及幾乎是每日被他的美食日記(恐怖的是大部分還是他或是他母親親手做的大餐)精神S的充足生活。

 

對於店員其實是一個抖S,而且還是總悟等級的抖S的事情,我已經在以前的浴室農場日誌中提過,暫不贅述。
於是從這樣的出發點,對於從328以來他已經做的事情,和他未來即將做的事情,便不難理解邏輯了。
不過,這是因為我只能用這樣的邏輯去接受,然後、感嘆。

 

對很多人來說,認識Gero認識店員都是從寢下呂企畫開始,於是會期待他們的新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請不要忘記,他們都各自還有其他的朋友可以合作的事情。
歌手之間交情好,不是應該是該讚賞的事情嗎?

為什麼要做出會破壞別人友情的事情呢?
不過是兩人個別跟別人合作就扔出「XX浮氣」,這種話是FAN該說的嗎?有什麼立場能這麼說呢?

 

在大家等待寢下呂企畫第四彈的漫長日子裡,Gero很勤勞地繼續上傳新作,有赤飯客串的自爆,跟roro的正太★夜FEVER,以及那個不知炸裂多少人腹筋的外國人遊戲實況,然後我推測,導火線是Gero發表那首驚人的JBF鋼琴抒情版。

因為Gero的形象在寢下呂基本上固定下來了,於是對於他竟然能把JBF的抒情版唱得如此有感情,相信不少人都嚇了一跳。
其中,當然也包括店員,當時發表了日記,表示自己很感動。

然後,店員上傳了自己版本的JBF鋼琴版,用他自己的方式詮釋該首歌。
對我個人來說遺憾的事情之一是因為當時很忙,所以一時沒有去聽他的版本,而消失的現在我大概只能靠別人支援才能聽到這珍貴的版本。

 

因為我習慣重複聽歌時把米關掉,所以等我從朋友那邊聽到「米吵起來了」時,對店員的傷害已經造成了,於是我才比較懂那時店員日記兩度發了「NICO禮儀」相關文的真正用意是什麼。

我自己並沒有實際去看到那些中傷店員的米到底寫了什麼,除了因為那陣子自己分身乏術外,其實對那些發言,一般是束手無策(只能通報?)的,只能希望店員本身夠堅強,能夠撐過這一切。

 

這邊跳開一下,說一點自己的經驗。

早年我也對負評在意得要死,「人生的污點」「我一輩子毀了」的那種在意,不過只有負評、惡意的日子過多了之後,我比較能學會所謂「問心無愧」是怎麼回事。

是的,事情結果不盡完美、可以更好,回頭檢討是哪一步走錯了、可能可以走對的時候,也可能發現在當時有限資源、情報等情況下,那樣的決定是不得已的,於是自己能釋懷、能夠在心中做出停損點。於是別人的惡意無法再傷害到我,畢竟這世界上多得是專門拋出惡意想要別人不好過的人。

當然這樣的心理轉折也會被說成沒有反省誠意啦什麼難聽的話,但是如前所說,分辨什麼是「建議批評」跟「純粹的惡意」是人生一大重要的課題。

 

 

 

從朋友的言論中,據說是店員受到的責備比較多,「不應該存在的比較」(歌手間的比較,數值含)也同時來火上加油,讓事情越來越不能收拾。

 

應該是二月左右,店員和Gero都發表了日記,表示事情真的很嚴重,將導致寢下呂企畫「暫時中止」,於是據說原本都弄好只差上傳動作、很多人期待的第四彈也就這樣打住沒發表,現在回頭看更像是完全的胎死腹中。

也許米上的戰爭在之後有所收斂,我不清楚。
之後店員的日記也又終於回復正常的一小段時間,繼續抱怨雪很大、工作上鳥事很多、跟母親的互動(看得出來母子感情非常好),以及自製的美食。

 

三月說短很短、發生很多事情、很多歌手生日、每週都有LIVE,讓很多追NICO的太太們每週都像是暴風過境一樣地過,而面對327的smiley*2突發LIVE,店員先前只是低調地說「那個,雖然出場名單把我寫上去了,可是我並不會去喔!太遠了。」,然後一如往常的低調,什麼日記都沒有發,甚至也沒有發VOICE(MIXI上的碎碎念,他二月時常用)。

 

最後,才在LIVE後把消息非常決斷地發出來,因為是抖S所以執行力真的不是蓋的,而也通常沒有挽回餘地。
一夜之間,風雲變色。

事情發生時我難得因為私事不在家、不如以往幾個月一直宅在電腦前,所以並沒有親眼看到聲明,只是328晚上(時台灣日本時間329白日)一回來爬河道看到消息才發現那不在我的MIXI日記欄更新裡面,本來想說「啊是不是我上上週一時想睡不小心摘了店員家的玫瑰去謝罪切腹之後還真的被踢了」地去找,也不是那麼回事。

 

如前所說,我最初給店員的TAG是「MIX專門」,是後來接觸寢下呂之後才知道他會唱,如果現在的他只是回歸MIX本行(?),那麼也許事情還不算那麼絕望。

這幾個月我一直HOLD住寢下呂的事情沒寫,是希望事情能有「轉機」,這樣我才有心情去做一個事件的「總結」。
不過現在局面已經定了,於是也許,真的是「總結」了


我只是覺得這位STLAKER應該是最後稻草=導火線。

既然是STALKER而沒有進一步的「傷害」事件,我猜測應該是信者所為,而非ANTI。
但是,如果真的知道店員的屬性是抖S、知道店員很纖細就要加倍保護啊....連這點都不知道當什麼信者?
但這是我的看法,也不是人人都看過銀魂,知道總悟說的那句「抖S都是玻璃劍」,所以以上只是我個人的抱怨。

 

寢下呂第一彈已經被幹掉,如果按照這個趨勢,外加店員的抖S屬性,跟他有關的所有東西都消失將是一點都不意外的事情,就跟我昨天跟たかみ說的「抖Sだから」,他注定(?)會做出很S FAN的事情。

雖然說我個人覺得諷刺的事情是,「這不就正中那些所有中傷他的人的下懷了嗎?」,也就是為什麼我個人覺得他的決定有時候「親痛仇快」的原因。

 

而、進一步分析之後,我感到痛心是來自兩個方面。

 

他決定停止的理由如果是因為從部分、且應為少數的針對他的恨意大過其他剩下的人給他的愛意,令他承受不了,那麼是否能視為他重視那些惡意的程度遠大過其他FANS給的好意呢?

 

而、假設那惡意來自10%的人,剩下的90%的人好意依舊不敵嗎?
如是戰力如此懸殊、那麼這整個世界對店員來說是非常殘酷的,因為這世界從來都是惡意多於善意的。

 

真正愛店員、愛寢下呂的人也跟店員一樣是權益受害者,而那些傷害他人者(此論刻意者)依舊不會習得教訓。
對我來說,店員的引退、並刪除作品就是一個「親痛仇快」的感覺的局面,畢竟好意的FAN無法去制裁那些惡意者,卻也跟著一起受罰,是一個很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但是它已經發生了,我只能以「抖Sだから,當他的FAN注定不會好受」來解釋然後自己接受,因為我不夠瞭解這個人,所以我在上面都強調,「這是我個人感受」。

 

也許到最後真的只有能從那FREEDOM的19分鐘裡聽到曾經是寢下呂的10秒熱唱,而這一切成為「歷史」的時間並沒有太長,要逼退一個歌手,可以簡單、迅速至此。

 

希望這次寢下呂企畫的事情,能給那些滿腔熱血追著喜愛的歌手的人一點警惕。

 

 

以「愛」為名所可能造成的傷害,有時比純惡意還強大。
不要強把自己的喜好加在歌手身上,再做出任何要求之前去想一想、自己有什麼立場可以要求對方這麼做。

 

不要忘記他們也是人、而且有時,不見得都是那麼堅強的人。

這是他們身為人的可愛之處,請適當而適量地愛他們

 

 

(我很想說歌手們跟地球一樣要有永續經營的概念不過疑似搞笑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