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寫一寫,虎銀的部分長很多(思)

 

 

「最後階段,我幫不了你。
  你必須想出來,到底你能為小牛做什麼。」
銀髮男子在虎銀面前的桌上擺上一箱草莓牛奶,跟他解釋要在這世界喚出草莓牛奶福神、訂立契約前必須喝下大量的草莓牛奶。
既然虎銀之前嘗試過的喚出方法都無效,那麼應該只剩下這個經過證實的作法。

「為、為什麼小牛就不用?!他可以任意叫出美奶滋精靈!」
的確是被眼前的牛奶量嚇到,虎銀不安地問。

「你以為他每天每餐都在做什麼?那是獻祭啊獻祭!」
銀髮男子抹了臉,誇張的表情讓虎銀聯想到家鄉的狐狸老師,說可怕故事時也是這樣。
他在小虎銀對面的沙發坐下,默默地拆開草莓牛奶的包裝遞給虎銀,要他數出能為小牛做出的貢獻。


「我把牧場保護得很好,在我的領域內沒有動物能傷害十四。」

「我跟人類做交易時,會特別去換高級牧草給十四!」

「晚上我都會幫他鋪好草堆,幫他睡暖~」

「從狐狸老師那邊聽來的有趣故事會第一個講給十四聽!」


於是一個接一個,有些被銀髮男子糾正不是優點,有些則在稱揚中又被塞一罐草莓牛奶,如同勸酒一般,一人一虎把那一箱清空了。


「嗚唔...好難受...」
嘴巴裡充滿了不習慣的味道,虎銀抱著圓鼓起來的肚子在沙發上翻滾。

「沒錯!這種身體的腫脹感就是缺乏十四份的證明啊~~」
「阿銀!你在做什麼?!小虎怎了?」

客廳突然多了其他人的氣息,眼鏡對著銀髮男子大罵,中國女孩蹲在旁邊好奇地戳了虎銀肚子。

「新八機你哪懂我們對草莓牛奶的忠誠!
  喂喂你不准吐出來!!」

之後的事情小虎銀有點記不清,在地板、洗臉盆、馬桶之類的地方輾轉幾次之後就在陌生的、充滿其他動物氣息的地方醒來。
旁邊的人類(雌性)說是醫院,然後責怪語氣地數落萬事屋的人居然把小虎銀送來獸醫院而不是一般病院。

從西斜的日光推斷已經過了一天,對針和點滴等侵入性用具有過不好印象的小虎銀鬧了一陣,醫院方才找到萬事屋的人來領回。

「本大爺可健康得很!」
「昨天還睡在馬桶裡的小虎沒資格這麼說啦!」

為證實所言不虛,蹦跳回到萬事屋時的小虎銀,在階梯上就嗅到朝思暮想的氣味。狂喜之餘先一步奔進屋內,卻在玄關就先被杯盤狼藉的慘狀嚇到。
客廳亂成一團,小牛手作的餅乾、布丁等甜點散落,碩大的鐵罐倒了滿地牛奶,而大天然捲倒臥在一邊摸著下巴喊疼打滾,一邊糟蹋著珍貴的糧食,還竟然埋怨小牛變兇暴?!

「你、你這個大壞人!!」
「嗚啊啊啊啊別又來了———」

也許是幾週來銀髮男子的特訓有效,小虎銀在揮爪痛打銀髮男子之時還有餘力掃了尚能食用的美味甜點。然待得越久,虎銀嗅到了更不尋常的氣味:小牛的眼淚。

小牛過往就算受委屈也很少落淚,究竟是怎樣被欺負才會如此傷心?
不、那都不重要!
眼見復仇得差不多,貴重食物也一點都沒浪費,小虎銀撂下「再也不准你碰十四!」的狠話之後,一溜煙追尋氣味而去。

跑了沒幾步下腹就隱隱作痛,小虎銀只得咬牙忍住,趕在晚風吹散唯一線索前抓到小牛去向的蛛絲馬跡。
皇天不負苦心虎(?),總算讓小虎銀找到獨自坐在堤防邊上啜泣的熟悉身影。思念成災的他不假思索,立時撲了上去。

「十四別哭!我已經教訓那個天然捲了!!」
許久之前,當自己還沒有辦法保護牧場的時候就曾經目睹小牛因為失去而哭泣;如今雖像是歷史重演,虎銀覺得自己亡牛(?)補牢得很徹底,努力安慰小牛十四,說明已經如何英勇地擊退大天然捲、討回公道。

只是小牛十四的眼淚越落越多,看得小虎銀困惑不已,追問又沒有下文。他靈機一動,拿出向大天然捲現學現賣的一招:從臉頰開始,舔上耳朵,等小牛開始閃躲後改舔脖子。

計策果然奏效,小牛的眼淚順利止住,不過似是因為先前抽泣的關係,呼吸很急促。小虎銀努力回想大天然捲跟他的十四的相處動作細節,模仿舔著、蹭著小牛,卻仍越來越不對勁。

躺在身下的小牛喘息、臉頰紅透又動彈不得的模樣,虎銀覺得新鮮又有趣。他很想繼續玩弄下去,但是這些日子以來的訓練並沒有白費,於是他怯生生地開問,「十四、可以嗎?」

看著小牛緩緩點了頭,喜出望外的虎銀抱著多蹭了幾下,
「好久沒一起睡草地、看星星了呢!」

 

 


『啊嗯…我想念牧場…….』

 


— 還有小銀。
雖然小牛後面這句放得很輕,像是喘息的一部份,虎銀的確沒漏聽。

 


「還會熱嗎?我幫十四舔舔喔~」
『あっ、うん!』

 

 


大江戶的夜晚比起天然的森林本來就稍微熱了一點,
今晚也將以這樣的溫度看護星空下的小虎與小牛 ❤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