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慢了、辰馬!」

「抱歉阿金~審計部最近忙不過來嘛!」
身著紅大衣戴墨鏡的青年在約定好的大樓屋頂自天落下,
一臉燦笑地向同伴賠罪。



「你們也別老在人界廝混哪!
天使和死神除了業績外不該有時間概念的。」



「感謝提醒,不過遲到仍是事實。」
隨時都一本正經的長髮和服,桂以宣判的語氣開口,
「又要到截稿日了,快點把真相查明也對劇情有所幫助。
  銀、帶路吧!」



「別真的把這趟當取材啊、假髮!」
邊吐嘈老友隨時把松子掛在嘴邊寫在手邊的習慣,邊走向屋頂的某個角落,率先跳了出去。




再次落"地"時,踏上的是未遭人類染指過的蒼鬱森林,頂端。
四周望去是滿山遍野不見盡頭的青翠,與他們日常習慣的都市叢林有著很大的不同。



「銀,你的方向感還是老樣子的不靈通!
  還好我有備而來。」
桂從袖內掏出一份文件,開始比對。
「至少往東差了一整區!」



「你有地圖就早拿出來嘛!」
象徵性地揮了老友一拳,搶過封皮標註<死神專用>的卷宗;
再一定位,落於被人毀棄已久的木造廢墟之中。



四周可輕易看出原屋被焚燬的跡象,但在多年之後卻依舊吋草未生,彷彿受到什麼作祟。不過在兩天使一死神的專業鑑定下,已確認不該在此處的靈魂早已被引導至他處。



「這邊聽說當初被嚴密看管和搜查哪~
畢竟是少數幾次跟那邊的正面衝突。」
辰馬彎腰察看被燒壞至基座的石柱,大略想像了大火的情況。
「而且老師身份特殊,也讓高層考慮是否放棄讓人類直接升任的方法。」



「沒想到你們審計部的八卦還真不少~」
一臉正經地以敬佩語氣說著,桂從另一手袖子掏出一份卷宗。
「我從檔案室的小智借來了資料。剛好他是"綜合果汁武士"的書迷,給他初回限定的<令人喜愛的松子的一生>6-3集附贈簽名就借出來了。」



內容是以天使/死神的角度為出發點,記錄的是死者的事情。
當時共有三位死神和一位戰鬥組天使陸續趕到,在場的惡魔也差不多數量,且位階都不低;以人類的角度來說是暴動的事件後,我方死神均殉職,對方則損失四位業務。


應該一直在現場卻失蹤後很晚才出現收拾殘局的松陽,只願對上層交出「沒有聽到呼喚」為理由,並未多說。由於連原守護對象都被對手搶走,松陽被高層判定不適任,以降職作結。
之後雙方高層達成協議:將職員的轄區細分,並規定除戰鬥組和教學組外,不同轄區間的死神/惡魔彼此間不應聚合。


一口氣唸完的桂看向老友們,
「雖然這麼說很失禮,老師就算不是打架的料,不在守護對象身邊
就真的是失職了。」



「因為那段時間他跟另一個人類在一起,保護他。
  很晚才回去報到是因為他要以人類的腳程走出這片山地,那需要時間。」
大略推演出事件過程的銀時,懶洋洋地解釋,腦中的影像越來越清晰。

「老師守護的是名為<倉山 知香子>的女性對吧?」



「你?怎會知道?
莫非、交給你這些訊息的人...?」



「緣分真的是奇怪的東西啊~」
銀時不禁很感嘆,回想起松陽離開前說的那番話後,突然覺得可以"看"見當年發生的事。



十四郎的母親或許是經由他的口中得知自己有守護靈,於是在危急的時候喚出松陽老師,拜託他離去以守護自己的最愛。老師達成了任務,並且替十四郎抹去失去母親、家人的悲傷回憶,給了他一個重新開始的人生。

由老師開端的事件,在因緣際會下由自己接手;不是守護組的卻做著類似的事情,總覺得這種藉由守護同一人而產生的延續感,應該會獲得老師的首肯吧?拍個頭什麼的。

簡單向好友解釋自己所知的事件經過,銀時突然精神一振。



「走吧假髮、辰馬!
  去找那個靈體投射的本體,讓他安息!」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