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串回顧,有很多老人式的感嘆與感激,不適者可以不用往下w

 

我是鄉下長大的孩子,得以在比較是非不明的領域內見證些我們會稱為「台灣經濟奇蹟」的東西(笑)

理想的話應該這篇要伴隨著照片,那些後來出生的孩子們才會知道我在感嘆、感謝什麼,不過還是改日放照吧w

文字優先。

 

 

跟我同一年代的人,問一句話大概就可以測試出來:

 

「有部漫畫講述一個女孩穿梭古埃及與現代的,叫什麼?」

回答『尼羅河女兒』的大概就是了(笑)

 

那是一個亂馬1/2 叫做「七笑拳」的年代,當多啦A夢叫做「小叮噹」,而城市獵人的男主角還姓孟名波的年代(喔對惠香姓林w)。

那是一個一本漫畫30-50元,有時明明只買了封面上說的那套漫畫,卻會發現買一送一,漫畫書的後半還附送了另一部漫畫的年代。
(買過一套孔雀王後面送了明王傳嗎?)
(喔對這兩套都是R18了現在,但是當年我大字不識幾個已經在看這個了XD)

那是一個,買漫畫附送同人誌的奇妙年代。
像是買聖鬥士後面的搞笑四格或是很有趣的被稱為番外的有趣故事,在大概十幾年後我們才知道那是同人誌的東西。

喔對、那還是吃零食可以收到小本兩色還四色印刷口袋大小漫畫的年代 (我因此多補完了好幾本城市獵人)。
我現在常想那些廠商這樣真的賺得回來嗎?XD 誰想出來的啊真是的!

 

然後,(準備自爆年齡了),大概是我小六到國一前後,一夕之間改變了。

 

漫畫一本開始50、60元起跳了,漫畫人物不再姓陳姓林或者是同一本前一篇叫日本名後半有中國人姓氏,而是有了統一的稱呼。

漫畫不再買一送一(我很想知道明王傳的雷文跟他老媽後來的關係啊!那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他老媽!),後面的版權頁不再那麼奇怪(而且出版社STAFF的讀者回信區也消失了)。

喔還有,同一套漫畫不再看到好幾個不同的出版社出書了(大笑)(我可能看過三種版本的城市獵人、聖鬥士什麼的?)

 

版權時代開始了。

 

少年快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寶島少年,上面連載的進度跟故事完全接不起來!(而且有些故事就這樣不見了→因為到別的連載雜誌去了)

(當時幽白單行本才到6跟7,連載的進度可是11的內容啊誰看得懂! XD)

漫畫長得整齊多了(外觀、印刷品質、大小開本)

 

 

在一般小型書店(鄰家型)裡常見的小卡(一元啥的)、護貝卡(十元啥的)、一看就知道盜版的收集卡(也是十元)以及各種周邊(軟墊板啦筆記本啦著色本啦拼圖啦貼紙啦),這段期間對於學生來說強烈的吸金物(因為盜版廠商都出在文具),在此時進入最後的蓬勃期(大概到我大學時就真的停止了)
現在要瞻仰這樣的曾經盛況的話,北車重慶南路的漫畫小子(=前捷比)的二樓有一面牆可以看到遺跡,沾滿了灰塵(苦笑)。

 

 

我看過那些奇妙的現象、也收集過那些「台灣經濟奇蹟」(小卡跟護貝卡還有很多w)、度過過在上課時一邊吃零食一邊偷偷翻閱附贈的小本漫畫的時光。

 

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夠生在看到「版權跨界」的年代。

 

那是一個專屬於我們的年代,一段永遠不會再現的時光。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