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  文非常長,請注意。

 

在我個人經歷裡,創作不見得是直線,而是圓。

曾經,我兩手握著起點與終點,期望當它們各自衍生下去的時候,會在什麼地方接起來,成為一個完整的圓。

 

我站在起點,看著我根本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終點畫面,自問「我要怎麼到達這裡?」

啊、是的,我似乎不會去質疑「是不是不要到達那個終點比較好?」

 

長子Homage是典型的例子,我為了寫那篇最後反而變成番外的50字結局文,花了另外的23萬字才終於鋪陳出能夠達成那個結局,徹頭徹尾的不划算(笑)但那次簡單是因為原作已經完結,我別無選擇。

 

我 曾經真心以為自己不會為了自耕寫銀土的,而且我當時有充足的理由去相信:原作養分足、日本作者們養分多、而且週邊的朋友不乏厲害的作者們熱情投入,我這個 對幕末的認知僅是無限住人的世界的人(因為知道歷史向太慘烈不願意去翻,至今猶是)實在是根本覺得沒資格去碰這個主題。

 

我相信這種心態影響了我最初的銀土寫作,當我真的萌到自己動筆的時候,那些在我寫出打火機篇(三葉篇)前誕生的小短篇,從「銀時X 美乃滋X 土方」(所謂初吻紀念的漫畫腳本,最後只有大綱文字)、


【银土】360行,行行出状元的话警察也不用混了 
http://tieba.baidu.com/f?kz=519972571

【银土】日落前找到三个说你好话的人就能得到好运这种事只是都市传說
http://tieba.baidu.com/f?kz=520146413

【银土】喝醉之后才告白是不道德的! 

 http://tieba.baidu.com/f?kz=520966333

 

都是「我看我不會寫太多寫太久,所以還是銀土之間還是歡樂搞笑吧」的心態下完成的,其實連篇名都反映了這種"不認真"的氣息,在字數和吐嘈方面應該可以看得出來。

 

但有趣的是(我現在自己看來),同一時間(剛花了兩小時把自己記錄的篇章時間展開考察,證實不是自己的錯覺),我已經開始構思土子的「終點」該要怎麼達成了。

 

【原创】银刃挥洒出的虹彩能否用以收复失土(严肃向,虐有)

 http://tieba.baidu.com/p/2108310992

↑因為篇名太長所以起了代號「芙蓉篇」或「土子」。

 

 

 

以下是土子的主幹劇情誕生時自己寫的前言。

「時間  2007/11/19 Mon 15:54:17
                                                                               
很神秘的就是了。                                                                               
我愛阿銀我愛副長,只是表達方式不大一樣。
在一切的前提是我希望我能就事論事的客觀,也就是設定「情況發生了,請你們各自行動」,儘量不要把個人主觀對他們的觀點下去搗亂他們的行為。
                                                                               
也許因為這樣我不會灑糖(如果情況灑了不合理我也不會勉強)
我也不會說漂亮話(所以我很不會放所謂的service)
                                                                               
這是個人習慣也是要求,儘管如此我依然會擔憂我寫出來的角色不夠像是衍生,畢竟原作相當不著痕跡。(像是阿銀原作明明很帥的為什麼我一寫就是那麼無恥呢)」

 

那 個腦洞是當時跟還在交流的銀土黨作者們討論出來的,命題作文「當副長接受攘夷份子挑釁,單身赴會但被擒後會發生的事情」,即便我知道現場土控居多應該會不 滿我說出來的劇情,我竟然不願意放棄當時放著跑的劇情(就是土子後來的內容,主幹幾乎沒有更改,後來架構只有越開越大)

 

即便後來我"覺得"我因此寫這篇寫到眾叛親離了(逐漸沒有人跟我說話、討論了),我還是沒有放棄這一篇內容,甚至也一度說出「要是我什麼銀土都不能寫,至少我要寫出這一篇」的話。

 

土子除去我根本不知道該要怎麼發展銀土的感情,從小學生式的嘻笑打鬧(當時同時在寫的小短文,這是07-08年前期)要怎麼樣變成我在土子中看到相互信任彼此情感糾纏到無以復加的程度以外,

我找不到適當的反派角色描寫(這個問題在10年的DNA篇稍微有眉目,但在12年才終於解決)、

沒有醫療知識的我要怎樣去證明我想要的處理方法是正確的(這問題在08-10年猛看HOUSE MD.才終於獲得支援),

中間人物和許多轉折都是非得要我從寫完其他主線篇章中反覆思考之後才能到位的,到了終於能開寫的時候,我也才能夠將幾年來累積下來的片段統合、刪減修正,順理成章地把這篇作為我家銀土的「終點」。

 

路過一篇自己寫的紀錄,2010除了是阿銀年以外,也是我修羅得最透徹的一年,

「20100829
今年我還真的一直在寫銀土稿子(思)

1-2月寫了擾人清夢、白兔篇
3月4月趕著寫完春天
5月是R20那篇、跟愛要身體力行、還有其他
6-8月我趕完了覺得不可能寫完的DNA+成分篇

其實今年徹底突破尺度了
去年跟前年只各磨了一篇H,覺得八千字是極限啊啥的,
今年寫了幾萬字還覺得「啊耶?!沒H給我寫了嗎怎麼可以!」←

(中略)

三年來動畫只看了銀魂
真的是貧乏到每天只泡在銀土裡面過活的傢伙、唉
大概是因為這樣子貧乏所以文章寫不好吧(思)」

 

 

【重發】春天不是季节,是男人的精神指标

http://tieba.baidu.com/p/2230171440

 
 【虎牛情人节指名套餐】跟著白兔跳树洞可不见得都能全身而退 
 http://tieba.baidu.com/f?kz=716512540 
 
 
 【银土】有时遗传不需经由DNA  
 http://tieba.baidu.com/f?kz=624960058

 

這 一年我終於脫離先前的絕望日子,又因為灣家有難得的銀魂祭所以報名直參,那時我真的以為自己回得了灣家......
啊嘛那是另一個故事,但肯定的是在這種 「有希望!」氣氛之下我接連地完成自家主線文最具靈魂、最核心的部分(春天、白兔、DNA),這三篇也成為日後自家文章引用設定時最常被引用的篇章。

 

◑◐◑◐◑◐◑◐◑◐◑◐◑◐◑◐◑◐◑◐◑◐◑◐◑◐◑◐◑◐◑◐

2010-01-04 01:32
[銀土] 突如其來的感嘆 02
系統終於給發了......什麼編碼錯誤咩!(摔)


一直以來我都把土方當作「還不夠成熟的阿銀」去處理。
因為很多阿銀經歷過的事情,阿土沒有經驗,所以阿銀才一直以「過來人」的姿態去引導他。

三葉篇如是、動亂篇如是。


所以我想,我寫芙蓉篇的最終目的是,讓阿土親身去經歷阿銀不會經歷的事情,然後成長、走出自己的選擇,因為這次阿銀不管怎樣都只能幫忙到一定程度,阿銀自知沒有辦法再做什麼了。

我會如此堅持芙蓉篇的誕生,甚至知道就算這是曾導致其他朋友遠離我的原因,不只是因它是我最初構思的銀土長篇,而是因為我想要看到的土方的成長,在這一篇裡最能顯現,在我的眼中,土方最終可以成長到,能拍著銀時的肩膀、反過來安慰他「你擔心太多了」的男人。

在我還不甚清楚自家的銀土是什麼樣子之前,我就已經預期到這一篇會是我家銀土的「終點」,我期許著土方這樣的成長,所以我堅持、到現在。

在寫其他作品時,「孤獨」的感受從來沒有如此深刻。
寫銀土的時候,我的感覺是、每寫一篇,好像我會稱為朋友的人就會少一點,也許是巧合、也許真的是因為我寫的文會把人趕跑,不管怎樣我難辭其咎,於是乎我對芙蓉篇的期望越來越大,只望在最終、我完成它的時候,我能夠問心無愧對自己說,它值得。




 

 

◑◐◑◐◑◐◑◐◑◐◑◐◑◐◑◐◑◐◑◐◑◐◑◐◑◐◑◐◑◐◑◐

 

20101124

我一直都在倒敘、最先有構想的芙蓉篇一直都是「結局篇」。
我看到了結局、不確定為什麼會看到我家銀土變成那樣子、所以中間的篇章一直都在找尋答案。

黃昏傳說(阿土開始比較有自覺)

喝酒告白(阿土首度發現那種願意囑託的心情)

打火機篇(阿土發現自己會想念/習慣阿銀的溫柔)

無三不成禮(稍微縱容了阿銀www)

抽屜篇(宅土造成了裂痕之後大復合)

春天篇(兩人同步確認心意)

白兔篇(土更進一步瞭解阿銀的過去/稍微縱容)

DNA篇/成分篇(阿土重新認知阿銀的重要性/阿銀自我審視)

芙蓉篇(最終結局,通過考驗的兩人再也沒有隔閡)

 

◑◐◑◐◑◐◑◐◑◐◑◐◑◐◑◐◑◐◑◐◑◐◑◐◑◐◑◐◑◐◑◐

 

20110313

我知道我家的土子必得特殊,我也一直致力於找出特殊點、那是我對這孩子的最終期望,心情跟我寫出足球的海嘯篇時差不多
「我希望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不辜負我期待的舉動」

從以前寫到現在、就連一度覺得寫完三葉篇都要結束的時候,我都沒有放棄芙蓉篇的內容、也從來不曾想過要修正路線
就算知道看了這篇內容(大綱)的人大多是搖頭離去把我當拒絕往來戶(文章的意味)也是如此

我想把「原點」完成,我家芙蓉篇是一切的原點
那個時候我沒有看過夏目的波動,也不喜歡裡面的處理方式。
類似的東西之後我就不看,也算是拒絕受影響

我害怕失去特殊性,所以我閉門造車,我知道因為討厭去做考證,寫作時必然會綁手綁腳,我只能從故事的邏輯性下手

「為什麼那個時候沒那麼做?」是這篇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
我想跟人討論邏輯,但是這不是能夠以輕鬆心境面對的劇情/ v \

我還記得Homage的時候,我跟靜美是如何在七里亭的餐桌上決定索格生死的..
兩場活動的間隔,同樣的一張桌子,我跟她的討論中(其實靜美沒說什麼),我決定了索格怎麼逃出牢獄(怎麼設計牢獄),然後,怎麼死在那個陷阱裡,誰要砍誰等等。

I kind of miss that.

 

◑◐◑◐◑◐◑◐◑◐◑◐◑◐◑◐◑◐◑◐◑◐◑◐◑◐◑◐◑◐◑◐

 

 

2010-03-18  01:44 P.M.

 

在上一篇「芙蓉篇斷片 02」裡面提到的一句台詞,
是我對成長之後的銀時一個很重要的描寫。


在明知道土方為了不使自己變成為真選組累贅跳井(這邊副長的心裡描寫我稍後解釋)求死,而敵方也很合邏輯的順手扔了Just We下去確保萬無一失之後,站在被炸毀的古井前的阿銀在異常冷靜、或者應該說是選擇抽離狀態之後,說的話是,「我去找十四

即便是在面對"不可能有希望"的時刻,銀時說的還是「找十四」。
這是我覺得一直以來"最不信任"副長(所以一路上擔憂、細心照顧、放在掌心上呵護)的阿銀,最"信任"副長的一次。


如果他不這麼做,就完全不會有後續了。
而他的這種觀念轉變,也導致了後面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如果他還是以前的那個阿銀,做出了與當年一樣的決定,
那麼就算他的遺憾不會因此增加(因為他不知道),那依舊是遺憾。


我想寫出這樣的轉變,
好男人不是生來成熟,他們都是在環境中磨練、歷練、調教(咳)出來的。


關於副長被人俘虜的設定,我覺得不論成因不論過程,副長的判斷都會有階段性。
在那樣的時候他反而能異常理性、冷靜,不管碰到什麼都無法(心理)打擊到他。
其實是名符其實的「最強/無敵」狀態。


在芙蓉篇裡,一開始敵方之所以不殺他,除了不想讓真選組因此團結起來/想留個人質/有想要套出的情報等原因,也是土方內心還存有「找機會逃出去」的希望而採取拖延/不主動找死的戰術。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土方知道拖越久開始對他不利、也開始考慮萬一對方真的拿自己當盾牌的牽制作用,於是他的決定就非常簡單了:冷靜地忍到敵方鬆懈的時刻,然後反擊。

反擊,如果能逃出當然最好。
如果逃不了,就不能成為累贅。
特別是、不能在死後還成為對方利用的工具。

很簡單的思考邏輯。



在最後的時候,我給了他一道選擇題。
他的答案我可以理解為什麼,
但是那個答案背後實質上的意義,如果阿銀得知的話,恐怕會傷心到哭的,還好他不知道。
而、土方自己知道的,他那個選擇代表的意義。



阿土逃到庭院被包圍、即將被人槍決時,
他眼前有兩個選擇:



古井,和圍牆


牆外就是外界
井內,什麼都沒有。



對於選擇跳井一事,土方有著他人絕對無法責怪的理由:人不會責怪一個左手&右腳骨折的酷刑後逃犯翻不了牆,然而、我想說的是、心理狀態。


如果土方當時心存著「生」的意念,甚至是相信牆外,有阿銀會來救他這樣的事情,那麼他絕對是那種「不管做不做得到、我怎樣都會去嘗試」的人。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他在那最後一刻,心存的是真選組,想的是自己不能、也不會成為敵人的工具,而也許、自己先前引起的騷動已經讓他們這個巢穴曝光了,這些傢伙屆時一個都逃不掉,所以這麼一來,自己的選擇就絕對不會錯。


跳井代表的是土方願意為真選組而死,
在這最後一刻,他沒有想到銀時。

這是一個儘管很合情合理又合邏輯,實際上對阿銀來說一個殘忍至極的決定。



之前的這篇、[銀土] 突如其來的感嘆
講的就是這一段。

對我個人來說,能夠寫到這兩人這樣的成長、這樣的決定、還有這樣的互動,是使我願意在得知這篇內容會讓原已稀少的讀者群流失(這是已經證實的事實)的情況下,依舊提筆寫下的原因。


希望它值得。

 

◑◐◑◐◑◐◑◐◑◐◑◐◑◐◑◐◑◐◑◐◑◐◑◐◑◐◑◐◑◐◑◐

 

說起來,這些文的誕生應該可以符合「我想要看到合理的銀土感情發展」這樣的描述。

不討喜的幾篇,像是打火機(三葉篇)、抽屜(動亂篇)還有土子都是這樣,「因為這樣的事情在我家是"合理"的,所以就算會讓讀者不高興,我還是要寫」。

我 自己的精神狀態,也從08-09的極端不穩定(幾度在自己的個版上將銀土相關的文章全數砍除←這對一個向來敝帚自珍的人來說是毀滅舉動),到10-12年 開始堅定自己就是要這麼做(慢慢建立起自家銀土的感情脈絡),到現在可以任意發揮、做出取捨,不得不說寫銀土文這件事對於我個人是非常大的長進,不只是文 字或者故事架構方面,更是心理層面的強度提升。

 

謝謝銀土(笑)

也謝謝那時沒有帶著孩子去死的那個自己,現在的我站在河的對岸,心中只有滿足和感謝。

 

 

 

PS一下,在寫完土子之後本來有點惆悵,「啊我想寫的都寫完了沒得寫了怎辦?!」時,官方出了劇場版-永遠的萬事屋。

 

身為銀控衝完首映當下當然是情感爆炸到痛苦不堪,提筆開始替官方補洞時便深刻感受到前面寫了這麼多文章還是有好處的,特別是引用最多的土子(內容),如果我沒有先補完土子(寫作時間是13年1月到7月),劇場版的錆子和覗子是根本生不出來的。

 

【剧场版背景】 Witness 【慎入】- 銀時SIDE,電影未說的五年生活
http://tieba.baidu.com/p/2572411731

↑代號錆子


【剧场版背景】 Saviour 【暂订】- 土方SIDE,電影未說的二次輪迴之五年生活

http://tieba.baidu.com/p/3023410880

↑代號覗子

 

 

引用土子內容=這兩個孩子也加入主線系列,有點像是意外多了兩個孩子(笑)

不管我補得好不好,對這些孩子們,我現在是驕傲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