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吧參戰用第四篇
题目选红包....(没得选了)

因为...........被蚊子叮出来的包是红的!(大误)

 

最初的徵兆出現時,土方不以為意。

一元鎳幣大小的紅點,乍看是哪隻走運的蚊子,或 — 這是個其他人都不敢往那邊想的方向 — 哪個幸運不要命的傢伙膽敢在鬼之副長的胸口留下印記。

 

『喔......最近蚊子是增加不少。
 山崎!多買點蚊香和白花油來!』
見長官如此輕描淡寫,平息了眾人任何的妄自推測。

 

只是,當數日後第一個紅點未消,第二個紅點冒出時,在眾人腦海裡浮現的可不只是疑惑了。

膽子大不怕死的組員在澡堂間做出善意的提問,這才注意到的土方摸了幾下,確認不痛不癢,只轉頭叫山崎讓財務部通過購置捕蚊燈的提案。

 

 

再過了相安無事,捕蚊燈裡收穫豐盛的幾日後,第三和第四紅點悄然報到。

 

「副、副長,您這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有這份不願違背自己良心的勇氣、善盡監督職責,是包辦平日鬼之副長大小吩咐的真選組監察,戰戰兢兢地送上晚茶時,詢問。

 

『我要是真的被蚊子叮倒可是天大的笑話!』
土方咬著香菸的力道重了點,對於身體狀況的掌握向來是不需費心的事,現在只是胸口出現了幾個痕跡也不至於掛心。
而且組內人都知道自己最近都完全沈浸在公務中,根本沒有什麼其他解釋。
他心知肚明,這些紅點在其他場合會被視為什麼。

『再毒的蚊子叮過幾天就該消了,倒是山崎、叫夜晚巡邏的組員用心點!』

雖然很想排除一個鮮為人知的可能,土方覺得還是謹慎點好。
不然他很難相信自己會無防備到讓那個自然捲進來屯所、沒吵醒自己還留下痕跡之後離去。

 

辦公的時間總是感覺特別久,特別是為了公務熬夜。
又到了近乎天明才得以伸個懶腰、整理腳邊處理完公文的清晨,土方推開小桌,拉開衣襟打算再洗一次澡才睡時,在胸腹間發現第五個紅點,色澤轉深像是瘀青。
土方難得有耐性地走到鏡前,無聊間用視線把身上的五個點連出了個形狀,然後冷笑。

 

『哼!怎麼可能!
 都已經不是世紀末了........』

現實又不會發生像是在自然捲愛看的漫畫雜誌上連載的東西,大江戶也沒有被核子武器洗禮啊....
這個地方,不需要救世主。

 

土方將毛巾披上肩膀,開房門迎接朝陽,嘴邊無聲地叨念紅點的成因果然沒有自然捲.....

不知怎的,土方突然覺得胸口被外頭的氣溫涼到了。

 

 

在刻意避開組員洗澡時間的第三天,鬼之副長土方發現面對了一紙長官簽的強制休假令,自己的。

被叫來解釋的罪魁禍首一邊拿著羽毛球拍躲閃卷宗攻擊,一邊表示此舉是為了全體著想。
「反正您也將這批公文告一段落了,休息一下也好啊!」

 

也許是大江戶羽毛球王子的說得功力依舊了得,或單純的土方終於氣消了,在連番催促連哄帶騙之後,土方離開了屯所。
目送著長官看似不情願又彷彿有點高興的彆扭背影,鬆下一口氣的山崎則再也沒膽量提醒長官該換下制服才出門。

 

咬著煙隨意走走,土方暗暗盤算該到哪消磨時間還能夠不碰上自然捲。
雖然自己問心無愧,可也不想看他無理取鬧或借題發揮。

想來想去,扣除兩人很多共同點後,土方找到了自認滿意的解答:某間在鬧街上的個人風味點心店。
該店雖主打甜品,其實可按照個人喜好調製各種口味的精緻點心,價格當然不同於一般,深受大江戶新貴喜愛。
於是成為經濟力常在警戒邊緣的自然捲無法企及之地。

 

「這是您要求的特製美奶滋鬆餅不加聖代,請慢享用,TABASCO在您右手邊的櫃子上。」

想要的調味料一應俱全,臨時要求的餐點都能即時奉上,土方悠閒地引用特調美奶滋咖啡 ,一邊放鬆心情打量店內裝潢、客人,甚至是送餐點的小姐,不折不扣的充電時間。

 

「這是雙倍蜜紅豆豪華香蕉船,高純度楓糖佐料會稍後送上。」
第二份餐點在土方還沒想到要阻止之前已經上桌。

 

『這不是我...』
「那邊那位先生說是跟您約好一起的。」

熟練擺好餐具的女孩微笑指向甜點櫃,一個銀髮自然捲正興高采烈地對店員下多重指示。

 

『......』
土方腦內出現幾種選擇:
立刻走人、
付自己的帳走人、
先把自然捲打一頓然後付自己的帳走人。

 

但不管哪一個選擇,都不能輕易躲開自然捲。
土方定了心,把自己的食物收進胃裡,靜待其變。

 

「唉呀今天真幸運啊~~~( ゚∀゚)o彡゚ ❤
 阿銀我肖想吃這家很久了呢~」
拿了五六碟蛋糕在手上瞬間鋪滿桌上的銀自然捲滿面笑容,大方地在土方面前坐下。
「一從什麼鳥星的委託回來就有這種好運實在是太幸福了!」

 

被自然捲的笑容激起不耐,想要拿煙被瞧見意圖的店員制止,土方改掏出錢包,放了自己的份與差不多一半甜食的錢在桌上,站起,
『你自己慢慢消化糖份,我還要去巡邏。』

 

「可是十四今天不是休假?」

 

聽及此語,土方很反射性地停住腳步,隨即想到應該要掩飾過去,但為時已晚。
『你聽誰說...不、你怎麼找到我的?』

 

「總一郎弟弟,然後只要想想我跟十四的共同點中最不容易交集的地方就是了。」
銀時變魔術般瞬間掃空大半桌的蛋糕,還一邊把訊息來源出賣回去。

 

其實消息由誰走漏的都已無關緊要,轉頭後對銀時吞嚥的速度吃驚之餘,也是訝異於自然捲的推論過程與自己多類似。
只以金錢門檻作為考慮條件真的太失策了土方十四郎!

 

『我並沒有打算真的休假。』

 

「那十四為什麼要躲我?」
大概是糖份補滿了連說話的力道都增加的單刀直入,銀時抹抹嘴邊的糖粒,看著土方為這句話動搖,確認。

 

『......』
一時,土方嘴邊想回的話也有很多選擇,但是理智終究站穩了腦袋,只讓沈默跑了出去。

 

才沒有特別想躲,而且一直都是不喜歡在公開場合碰面,一直。
今天本來就不是預訂要碰面的,排好的休假是大後天....但也不是特別為自然捲才排好連休的,並不是。
再怎樣都是問心無愧的!
我怎麼可能控制蚊蟲咬傷的位置和腫包看起來的模樣...何況那應該不是蚊子。
被笨自然捲誤會除了很煩不想解釋以外也不會怎樣,只是很煩......

 

想得心煩意亂了起來,土方這次沒有猶豫,與店員說錢放在桌上,剩餘的讓自然捲去處理,大步邁往店門口,走出了店。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