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2

#銀土 #魔法世界AU
之前腦袋一直在放的點子順利RUN出銀土能放進去的版本了..........但是這個鮮明的BE是怎回事?OAO;;;;



總之類似同級生,銀土兩人是鄰居是青梅竹馬。
我腦內是同一學校,但分為有魔法天賦的跟沒有的,以HP世界觀就是麻瓜跟小巫師們用資優班和常態分班的方式在同一間學校。

土方是巫師,阿銀因為沒通過測驗被分在一般麻瓜班。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把阿銀分成一般人,而不是天才XD
我的意思是,雖然我應該沒有特別表現出來,我家阿銀一直是天才型的人)

土方參加的課後社團是魔法研究社之類的,阿銀雖然被證實是個麻瓜或莫魔,但是一直希望自己有魔法,會偷拿土方的課本或筆記甚至魔杖想要練習,可是什麼鳥都變不出來

這些挫折無法阻擋阿銀,他還是想要跟十四在一起XD
土方一方面其實頗敬佩明明沒天分還是很熱切想要學習的阿銀,一方面卻因為根本化身STALKER的阿銀每次都會擅闖他們秘密集會的魔法練習(理論上應該不能偷偷課後練習?)感到煩躁,因為擋不住阿銀,不管換地方甚至偷施魔法,阿銀都會說循著土方的氣味找上來(有夠野性XD

「媽、請說這是愛好嗎?」

阿銀覺得能施展魔法的十四很帥,很迷戀這樣的他,而自己想要學習跟他一樣w
就是這麼單純的一個傻子ww (我發現同級生的阿銀都傻得很可愛)

JOY4的其他人都當阿銀沒救了(哈哈)不過平常還是有在罩他啦

至於土方那邊........我私心想要總悟和終哥都當魔法少年(哈哈)

不過我還沒選好土方那個社團的其他成員,因為那些人會怪罪土方把阿銀這個麻瓜帶來、怪他明明施展了魔法卻像是手下留情一樣對阿銀沒用,讓他們的秘密聚會曝光。

感覺近藤並不是這種會斥責他的人(而近藤當魔法少年的畫面太美我不忍想像只好把他放去當老師)。
總悟和伊東可能是,另外我在想佐佐木也是但是他臉太老請也跟著去近藤當老師吧XD

信女應該妥妥的魔法少女很OK(心)

總之其他成員先放著不管,繼續說故事。

假設這邊跟HP一樣有惡勢力(不然咧),於是當學校受到攻擊的時候,大人們忙著防禦或保護重要的東西(不是學生,例如說、學校裡有什麼聖物不能落入黑暗手裡)學生們雖然被疏散到理論上安全之地,巫師群的孩子們卻覺得正因為他們有能力所以不願意只當被保護的一群。

情勢越來越糟,(巫師)老師們當然不願意孩子們上戰場,只是要他們在必要的時候張開防護壁保護那些麻瓜學生一起逃跑,並鎖死來路。
麻瓜學生中也有不願意的,但是他們見識過惡勢力的魔法(推測有殺雞儆猴的犧牲者出現)除了逃跑也沒辦法,畢竟、沒力量就連逃跑都是很奢侈的事。

疏散工作一直在進行,另外的前線戰鬥也持續,然後惡勢力有部分突破了重圍跑來阻撓疏散工作,也更應該說是來堵住出路。

眼見防線被突破,巫師組的孩子們馬上提杖應戰,不過不論戰場經驗或技巧甚至是威力都還未臻純熟,明顯居下風。
土方雖然資質算是不錯,又是下課後偷偷練過的,也應付得很吃力。
阿銀當然不會作壁上觀,可惜他就算撿起魔杖裝模作樣幾下還是連點火花都打不出來,反而搞得壞人想拿他來做殺雞儆猴的對象。

於是壞人對他施咒,可能是致死咒,而且把他打飛了(物理)出去撞牆,一般來說應該是會死的,對一個巫師來說,何況是麻瓜。

土方找到空隙趕快還擊把壞人武器打落、其他人聯手逼退他,然後把防護壁修好。
土方跑去阿銀身邊,可能快哭了(O)

沒想到緊握魔杖的阿銀只是被摔得頭昏,還碎碎念說故事中主角不是碰到緊急的時刻都會發揮真本事嗎?
難道剛剛不夠緊急所以自己的魔法之力還沒有覺醒嗎?之類的話。

土方不敢相信阿銀可以活過剛剛的咒(因為正面命中),趕緊檢查了他身上(阿銀:咦咦十四好熱情//)的確沒有摔傷(物理)以外的傷勢。
旁人,可以是總悟冷靜地下判斷「你剛剛應該死的,但是你沒有。你沒有魔法,但你有的可能是我們都沒有的東西。」

巫師乃至一般麻瓜等都會受魔法影響。

但歷史記載有極少數的人,可以完全不受影響。
任何魔法都對他們無用,但相對的,他們也完全無法使用魔法。

這解釋了阿銀沒通過巫師測驗,但是可以在被施了魔法之後還是沒有忘記事情、依舊能進入魔法結界裡等等,於是土方明白過往不是他對阿銀手下留情所以魔法沒用,是因為阿銀就是這種魔法免疫體質。

這時傳來前線失利的消息,聖物被搶走了或者老師被抓走了之類的,土方決定組織學生去加入戰場。
「我們現在有秘密武器了。」

設定上應該追加個「失去魔杖的話威力會減弱」這樣會簡單一點。

於是接下來的反攻計畫完全圍繞在阿銀身上,由他當盾或先鋒,讓他開出對方的漏洞,然後趁亂攻擊。
因為全然魔法免疫,對於習慣直來直往的巫師來講是個相當新鮮的衝擊(O)而體能好的阿銀恰巧能將他的力量(物理)用到最大。

其他不願意疏散的麻瓜孩子們也加入巫師孩子組(平常可能會吵架),差不多是一人巫師配2-3人的物理攻擊的感覺,以RPG來說就是戰士+魔法師

銀土在戰場上當然頻頻閃得讓兩方都受不了(笑)
譬如說擋攻擊啦、一邊跟人打鬥一邊還鬥嘴啦XD

反擊慢慢開始扭轉原先校方的劣勢,而校方求來的外援也終於加入了戰局。
在混亂中,土方發現敵人有個據點,只要打破說不定就可以瓦解他們的陣線(感覺是個鐘樓)於是要阿銀掩護他。
憑著剛生出的各種戰鬥默契(其他種默契是早就有了?XD),兩人就開始行動了

過程當然不順利,也在人幫忙(終哥?XD)下土方終於攻頂,順利打破了什麼(例如鐘?或是鏡子管他是什麼)一時止住敵人的攻擊,讓那些大人們徹底反擊清掃,讓戰局定下勝利的基礎

好不容易有機會喘息的土方居高臨下看到了戰況的逆轉,稍微放心,決定下去也幫忙,下來途中卻沒有看到應該會跟著自己上來的自然捲。

「剛剛說要保護我這種大話的傢伙跑哪兒去了?」
說著像是埋怨的話,一會兒卻真正恐懼起來。

終哥說他看到阿銀中途突然像是看到什麼往樓下跑去了,他在戰鬥中也沒注意到什麼,在鐘樓上的巨響之前(是土方破壞的部分),底下有一些很讓人在意的連續巨響,但他沒機會看到成因。

底下的大人們逐步逼退敵方,同時再度築起防護壁,校內的惡勢力幾乎清除完畢,只剩下零星的戰鬥。
在激戰中當然也有建築物毀損,有人注意到倒下的磚塊木板下有動靜,結果是個敵人巫師,應該是個BOSS,咆哮著要不是有個死小鬼在關鍵時刻打掉他魔杖(物理)還死命拖住他(物理),他應該已經殺掉校長、也會阻止那個跑上鐘樓破壞一切的小鬼。

滿心惡寒的土方當然立刻跑進人群中與BOSS打了照面,附近也有老師趕快來把BOSS給繳械綁縛交當局處理。
土方和其他人趕快把瓦礫用魔法給清開,把埋在底下的阿銀給挖了出來

阿銀被砸得很慘(物理)
可見的大傷口不停地冒血嚇壞了土方,雖然努力穩住陣腳,
『不打緊沒事的!這種小傷用魔法一下子就可以.....』

然而念了兩三次,疑惑到底是哪裡沒念對的土方,被阿銀自己止住了。
「沒用的....壞的...好的...魔法、對我...都沒用...」

說著自己很冷的阿銀希望土方抱抱他,像是小時候那樣。


「長大了...以後...十四都不願意、讓我抱了呢?
現在、可以嗎?」

土方哭著抱起阿銀,然後最好天還下雨了(這是在雪上加霜什麼)


覺得土方的哭臉真心漂亮(喂喂)
可是身為親媽的我不能讓這BE成真,怎破?(抹臉)


阿銀胸口有大洞啊(物理)這要怎麼救啦!
魔法救不了,物理治療也來不及啊~~~~~HELP~~~

不要跟我說土方的眼淚有樂佩的眼淚的效果雖然我超愛這種的~~



多瓦悠蘭( ・(ェ)・)♪♬     
鳳凰的眼淚可救丿

(噗)首先,要有一隻鳳凰XDDDDD
有朋友提供一種很蘇的解法XDDD
雖然打算採用但是這篇應該不會成文只會是這樣的大綱~



多瓦悠蘭( ・(ェ)・)♪♬     
不是只要阿土哭哭就會有鳳凰跑出來嘛!??

 

這世界有魔法就已經很犯規了為什麼還要奇幻生物啦XDDD(咦



多瓦悠蘭( ・(ェ)・)♪♬     
奇幻生物也是魔法的一環啊XD

 



希望字不會縮太小


rainyfish     
我原本還想說前面那麼甜怎麼就BE了,看到最後只想說:腦洞好棒阿~~

謝謝欣賞啊~~~
不過這個腦洞太粗糙了(世界觀建構很麻煩)所以成真的機率很低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