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

瑪麗愣了一下,才不過離開一會兒事情就能起這種變化?
魯艾利到底是不是存心跟她作對?

先是胡言亂語的疲勞轟炸,再來又不斷錯亂指引,在厭煩的極致時收斂到
令人擔心的地步,現在是彷彿沒事一般地消失?

「真是夠了喔!!!」

憤怒終究凌駕了替魯艾利高興他終於恢復爬起的體力的事實,
瑪麗重重地放下料理用鍋,換上自己心愛的弓箭打算真實地去實踐她的諾言:
把魯艾利射回來。

「魯艾利!!!!!!!」

與其說是搜尋用的音量,不如說是怒吼吧!

瑪麗出了帳棚,隨便決定了往左走了幾步,身為弓手的敏銳
讓她轉身察覺帳棚後的異樣聲響。

「魯艾利!!是你吧!
快給我回來躺好!!」

箭在弦上,瑪麗壓根兒沒想到自己的動作是純粹嚇唬或是真心想射偏,
其實就深處森林內如此作戰準備並無不妥,瑪麗知道此景就算被特拉克看到也不會受到責罵。


黃昏不足的光線未對瑪麗構成困擾,在離帳棚後不遠處的大樹下可清楚看見魯艾利的身影
,他歪斜地靠站著,背對著來人的方向。

以右肩為支點,整條手臂依順著樹幹的弧度垂下,乍看之下沒有異樣,
似是又因神智不清開始沿路找支撐物亂走。
但一個氣味讓瑪麗嗅到警訊。

「血?」

一愣,自己明明包紮得很周全,即便經歷長途跋涉也未鬆動,
在剛把魯艾利自熊背放下時也特地檢查過,為什麼..?

『嗚--』


魯艾利的短吟打斷瑪麗的疑慮,她發現魯艾利顫抖得很厲害,
「魯艾利!你在.....啊!!!--------」


質疑的話語止於尖叫,在她眼中的魯艾利突然改變身體的重心,
移至斜靠著樹幹的右半身,然後以全身的力量擦滑下去。

「住手!!你、你---」
大步向前,瑪麗慌得連弓箭都拋下,
「不行啊!!!」


血的鐵銹味混雜了樹幹樹枝的新鮮氣味形成詭異的組合,滑下後跌坐在地的魯艾利
左手緊抓著樹幹的一部份,顯然是為了轉移對右手傷處的疼痛而幾乎讓手指陷入其中。

「做什麼啦!笨蛋!!」

瑪麗跑近魯艾利,卻先被魯艾利自己弄出的傷口嚇得倒抽一口氣。

顯然魯艾利已經起來一陣子,樹幹上早已血跡斑斑,繃帶散在樹根與落葉為伍,
魯艾利的右手臂則已慘不忍睹:混著黑褐紅甚至是不祥的紫色,
深淺不一的眾多條狀傷口似想將手臂撕裂,看不出已經傷得多深。

『呼嗚...』

逸出的呻吟被魯艾利強行吞了回去,身體稍微傾前,左臂使力想要站起。

「魯..快跟我回去!」

瑪麗兩手並用想幫助他,不管魯艾利為什麼要自殘,總之得趕快醫治。


魯艾利一直未睜開的雙眼閉得更緊,咬牙讓重心回到膝蓋,
再度讓右手傷口撞上樹幹才緩緩穩住。

「唉、你!小心點啦!
跟我走、來!我們回去!」

瑪麗扯著魯艾利的左手想把他拉離開這棵讓魯艾利如著了魔般的樹,
但即便是用盡了氣力仍未能動他一分,兩人力量之差顯而易見。

察覺這點的瑪麗心頭一寒。


『還不夠...』

似是從牙縫間迸出這句,尚彎著上身的魯艾利又將重心往右偏。

「不要!!!!」
瑪麗尖叫,但無濟於事。

魯艾利放開的左手於身體下墜之時順道揮開了瑪麗意圖箝制他的力道,
令她摔向另一邊。

「啊、魯艾利!!」

過去面對多強的魔物也不曾被逼退,瑪麗的身體對跌倒的反應較為遲鈍,
雖然並不痛也沒有造成任何擦傷,她卻未能第一時間站起、阻止眼前的夢魘。

怎麼辦???
我阻止不了他!

誰..

「特拉克!!!特拉克特拉克!!!」

放開嗓門大聲呼喊,此舉讓她想起還有人能求救,當下爬起再次阻止魯艾利。
「可惡!快住手啦!」


尚未凝聚氣力的魯艾利索性靠坐於自己的傑作上,痛苦地、大口地喘息。
魯艾利顯然還在發燒,瑪麗覺得連魯艾利身邊的空氣都變熱了。

「起來!跟我回去!」
眼見機不可失,抓住魯艾利的左手就死命往帳棚方向拉。
就算一點點也好,能近一點都好、瑪麗心想。

『不..要...咳!』
「嗚哇!」


瑪麗沒想到魯艾利還有多餘的力量推開她,如受傷的野獸做最後掙扎。

一邊乾咳,一邊以背頂著樹幹緩緩站起,魯艾利仰頭向後,
暫時調整被痛覺打亂呼吸。


暴風雨前的寧靜。


瑪麗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衝出去,魯艾利抬起的左手明快地朝著自己右肩頭抓上,
即便被瑪麗搶先一步緊攫仍只是遲緩了一些抵達目標。

「不可以!!
魯艾利!拜託!!」

焦急中落下了眼淚,從剛才魯艾利就完全沒有理會瑪麗的話語,以現實考量
又幾乎無勝算的絕望首度佔領瑪麗內心。

『不、不這樣的話..你們會...』
首次正視阻撓著自己的力量和來源,魯艾利給予回應,卻不是給任何人的回應。

無視牽制的左手更往上提了些,瑪麗心知那是行動前的準備。


「特 -- 拉 -- 克!!!」



再次哭叫著最後支援,同時雙手死命抓著魯艾利的左手手腕不讓他動手毀了自己的右手。


兩道相互搏鬥的力量勝負未明,另一道亂流卻巧妙俐落地從中切開。
只聽聞魯艾利悶哼一聲,被一股力量硬逼向自己右方倒下。

「啊!!」


瑪麗本可以完全避開不被波及,卻在注意到魯艾利倒下的是右側時,
撲向他,以自己的手臂和身體為魯艾利做墊,兩人一同摔倒於地。

「瑪麗!瑪麗!!」

特拉克快步跑向兩人,適才聽見呼救而趕回的他尚未看清楚狀況便先以
一冰擊向可能的威脅 - 魯艾利。


「怎麼了?!魯艾利?」

兩人看來均很狼狽,特拉克將失去意識的魯艾利輕輕拉開,
「瑪麗??血?!
他弄傷你了?」

「嗚..」

期待已久的救援終於出現,瑪麗卻一時哽咽到說不出話,
只是一股勁兒的流眼淚、搖頭。

「怎麼..辦.....
瑪麗....瑪麗阻止不了、他啊...
我、沒辦法...只能看著魯艾利...嗚嗚....」


放聲大哭,瑪麗揉散從魯艾利身上流過來的血、反覆著斷續的字句。


特拉克明瞭這只是瑪麗平復心情的過渡,但現下恐怕沒有時間安撫,
已經過於昏暗的光線對所有人都不利。
剛才探勘的結果雖然並無什麼巨大威脅,待在野地絕非明智之舉。

「不要緊的、瑪麗。
有我在,魯艾利會沒事的。」

再三予以保證,特拉克的語氣堅定無比。

第二次搬運魯艾利的動作也較上回順利,特拉克暗暗告訴自己絕對要儘快
找到治癒師,不計一切代價。

「瑪麗,請相信我。」

---
寫這文以來寫得最爽的一段...(毆)
要不是某龜不適合這麼弄我也想這麼來一下XD
對了、魯艾利會這麼做是因為被夢境牽著走錯亂了
↑尚未確定的裡設定、或許會寫出來、再說。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