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於銀土吧的活動投稿XD
以下前言


这篇之所以有甜蜜版是因为最初构想就是甜的。
之后再找解释源由时发现可以嵌入自家动乱篇可是一跑起来就是苦涩得不得了(默)
为了纪念要作古了的前身,所以来投稿(喂)



小 解说一下那个「糖份80%以下」的封条原出处是自家三叶篇「打火机」一系列文的设定(尾声篇并延续用到了后续的篇章),不过因为BD傲娇这篇在此一直没有 贴完,在银黏土有全部的文,如果不嫌弃请移驾过去观看^-^ 简单解释就是我家阿银只把封条用在「老子我要睡觉吵闹者斩」,其他人看到了自然会避开。

 

到底是怎麼站在這裡的,土方自己也不清楚。

說起來是離地五米的地方,要上來也得經一番曲折。
眼裡的世界沒給太多線索,開始例行巡邏後就一直霧濛濛的,摸揉了眼睛也沒有摸下眼鏡之類的。
腦袋的記憶更是不可靠,僅剩日常的街景、避自己唯恐不及的人群表情,眼角瞄到趁自己一轉身就預備溜達去了的部下時還記得吼了兩句要他們切腹,回頭,一片黑之後,就是這裡了,手還按在門鈴上。

『誰家的?』
這麼疑惑著、抬頭。

普通的紙拉門,細看其上破洞不少。
其主人曾說反正很多訪客都直接轟開玄關,這些小洞就不補到時直接換門地視若無睹。

手指像是僵住了好一陣才放開,其實全身都反應遲鈍,巡邏時才點燃的煙不知何時掉了,希望沒引出火災。
想想是近日公務太繁忙,或是心頭煩擾事太多鬧了個身心俱疲的下場。意識在強撐之下掉了鍊子,任其運轉之下來到此處。
一邊慶幸還沒有任何外傷,這才把一切跡象連結起來的土方催醒本能,提醒自己這裡不該是停留之地,所幸屋內應是無人,得趁機掉頭才是......

 

「吵死人了啦!沒看到樓梯跟走廊的封條嗎?!」
睡意十足的聲音,怨氣在門尚未拉開前就濃厚到能透出紙門。


原本也能全身而退,讓對方開門卻不見人影地自認倒楣,卻是順應著對方的話語看向樓梯口,幾道被劃破的"糖份80%以下"的黃黑封條要死不活地隨風飄盪。
如果不是有心闖入還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

一時覺得好笑了而稍慢才認知到,那強行打破屋主安眠的人,正是自己。


「阿銀我可三天沒睡了混蛋!!」
力道大得像是能把門空手拆下,比平時更無神的紅眼滿佈血絲。
左手撐在門上,乍看眼前的人後猛力地眨眨眼睛,銀時張嘴想說什麼卻緩了的時機一下子過去,隨即被土方抓住睡衣的領子。
「喂你...」

其實為什麼要出手也不清楚,肢體碰觸的瞬間彷彿體內的氣力都被對方吸走,原本按壓的力道轉為求救一般,被對方牢牢握住。
土方僅存的意識駁斥著這並不是"安心"的表現、只是、只是......

只是總得有人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總得給他報應、
自己只是替天行道......

「喂喂什麼替天行道啊?多串君你...」
被抓住領子之後感到對方的重心一偏,便很順從地接住了軟倒入懷的身體,頸邊傳來模糊的一句,溫熱吐息刷過驅走了銀時泰半的睡意,護著、讓著把戀人拖進門,緩緩坐下。

「還真的......」睡著了。
見慣了土方的睡臉,銀時判定這是等級十一,一時三刻是絕對醒不過來,甚至在他耳邊連唱三十四分鐘武田鐵矢的歌都不會醒的程度。

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還是哪裡來的整人玩笑嗎?攝影機在哪?不管在哪裡都通通謝絕採訪囉!
銀時用腳俐落地踹上門,從土方身上摸出他的手機,撥號。

 

「喂、吉米?我在我家門口撿到你們家副長一隻。」
「啊啊對不起老闆謝謝啊我馬上去接他回來...」
「笨蛋!我打電話給你就是叫你不用找了、人在我家!時間到了會送他回去。」

 

「那是何—」

尚未說完即被銀時掛了電話,順道關機。
深呼吸幾口氣,銀時將躺在懷裡的土方輕輕抱著起身。

 

「呼~雖說是事出突然,不過就算突擊檢查對阿銀我來說也是沒用的喔~」
要睡覺總得換一套適當的衣服吧?
「十四的睡衣我可是都放一套在抽屜裡的呢~」

 

今晚,一定又可以睡得很好吧?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