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確定有沒有放入正文,反正備份一下。

 

2005/1/6 (四) 2:35:12 PM

◇ Sleeping Awake - 6.5

 

你等了六個晚上才等到他睜開眼睛,但不是清醒。
那時你直覺背後的他在試圖翻身,回頭、證實你的猜測後
連忙阻止他仰躺壓迫剛癒合不久的傷。
然或許因使力過重,他突然"醒"來。

雖然是痛醒的,他半睜的眼裡卻看不出任何責怪。
你用另一隻手幫他稍微側正一點。

『要喝水嗎?等等。』
未待他的回答便轉身欲取水杯,倏然想到之前請薇恩拿出去清洗還未拿回。
『算了。』

用清水潔淨左手後,你再次叫醒他,掬起滿掌心的水湊到他嘴邊。
而他,如本能般伸出舌頭舔舐,貪婪地奪取你手中的清涼。
略微粗糙的觸感,透過水仍能感受到他的熱度。
雖然你想讓他不要這麼辛苦,試著直接把水倒入他口中卻弄得十分狼狽,
甚至被水嗆到;他意識不清地搖搖頭,躺回枕頭上調整呼吸。

『有沒有清醒一點?』
在身上拍去水珠,伸手讓他面向你。
右手掌心輕易感受他的脈動,與另一手殘留的溫度相呼應。
『要吃東西嗎?』

「...現在很忙....不要...」
莫名其妙地拒絕,他眨了眨眼睛看著你,似乎還很疑惑為什麼你要打斷他,
然後又閉上眼繼續昏睡。

『.......是夢到還在工作嗎?』
嘀咕,你認為作夢就是要夢到不一樣的東西,像是去旅行,或是跟
奇怪的生物說話之類的。

『聽好、既然作夢、就要去做點不一樣的事情!
    像是,只有夢裡才能達成的事情。』

最終,你在他耳邊低語。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