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上是溫馨...溫馨.....(?)

我覺得大人SIDE比較有話說w

 

然後阿銀的部分...........請記得 都是阿頭的錯 就好了www

 

小牛十四一直忙到了接近完工,帶著牛奶餅乾、奶酪等虎銀喜歡的點心一大包往萬事屋移動。
走過去的路上有點忐忑不安: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虎銀,而雖想直接把東西放萬事屋門口署名給虎銀,又怕萬事屋例行的不速之客會讓心血白費。

 

猶豫間路過萬事屋樓下婆婆的店,本想打招呼的小牛卻先聽見裡面人的一番對話。

 

「報告婆婆,樓上貓科生物的髒亂已經清理完畢。」
「辛苦了!最近他們也鬧得太不像話了!自然捲的果然都沒好東西,還好小隻的走了可以暫時清靜一下....」

 

虎銀還是惹麻煩了啊......
不知為何也愧疚起來的小牛只得默默地往樓梯走去。

 

樓梯出入口堆了幾包顯然是打掃過後的垃圾,本來要小心翼翼路過的小牛突然嗅到一絲令他停下的味道。
看入滿得勉強打結的袋口,裡面隱約雜著一件破破爛爛的布料,是小牛熟悉的圖樣。

 

『虎銀的圍兜...』
就算被弄髒、弄破成這樣,虎銀應該也不會丟棄,而且仔細看,竟然還有血跡?!

 

小牛十四內心瞬間籠罩不安,他想起在原先的世界中,有著稱為"獵人"的可怕存在。
自從落到這個世界,因為時代(?)不同讓他一時忘記此類威脅。
難道、難道虎銀他...? 剛剛婆婆說什麼走了?!

 

倉皇間奔上二樓,尚未接近即聽見屋內有劇烈的爭吵和碰撞聲。
打開門後,是小牛無法想像的景象:萬事屋內物品、家具東倒西歪,身為元兇之一的銀髮前雇主正死命地跟白色巨犬爭奪什麼。

 

「定春快還我!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
「唔~~~(死命咬住)」

 

儘管白色巨犬兇惡異常,終究是銀髮前雇主獲勝。
他抖了抖"戰利品",小牛這才看見他手上,是件被巨齒(!)蹂躪過、沾著血的虎紋毛料,就像是虎銀身上的.....

 

「啊你......」
此刻才發現門口的小牛,不知為何看來格外心虛的銀髮雇主想立刻藏起手上的物事,
「這、別告訴你那邊的十四...」

 

『你、你....你這個大壞人!!namida.gif  』
難忍被信賴的人背叛的憤怒,向來溫馴的小牛不知哪裡湧出的勇氣,放下包袱、掏出其中為虎銀準備的大牛奶瓶(鐵)就往銀髮男子身上狠砸,兩次、三次......
直到銀髮男子喊著痛、放開毛料被小牛一把搶下。
小牛更對他踹上幾腳,才哭著跑出萬事屋、向著夕色的街道。

 

 

出門之後腦袋跟一片空白,就算跌倒了也只是爬起來繼續跑,稍微回復神智時,已經跑到無人的河堤邊。
望著被夕陽染紅的河水如血,小牛頹然坐下,聞著毛料上微弱的虎銀氣味,眼淚不由得越落越多。

 

是因為不肯吃東西、體力變差讓壞人有機可趁了嗎?
笨蛋!笨蛋!為什麼、總是那麼死腦筋啦!
明明就在同一個城市、明明就、可以很容易見面......


又不是、真的那麼不想見你......

 

斷續哭著、小聲(不真心地)罵著,縮起的身體被晚風吹得發抖,小牛只覺還不如內心感到的寒意,
而因此、一時忽略了背後接近的腳步聲。

不過也許也因為,來者向來偷襲都不發聲響。

 

 

「十四別哭!我已經教訓那個天然捲了!!」

 

小牛十四冷不防地被拉住肩膀,然後被來者擁入懷中。

 

「竟然敢摔破十四做的美味布丁、真不可饒恕!」

 

是、濃烈的氣味,是、溫暖的體溫,是、柔軟的毛皮...是......

 

小牛轉頭,蹭在黃黑相間的花紋上可以聽到「咚、咚」的心跳,這才迷糊地問,『小..銀?』
眼前的虎銀雖然喘了點、臉色白了點,怎看都不像是少了塊肉或皮的模樣。

 

「不過別擔心!十四做的我當場都吃掉了喔!」
虎銀的笑容勾上最後的餘暉,
「跟以前一樣..不、更美味了呢!」

 

 

眼前是再真實不過的證據,小牛在困惑中開問。
虎銀解釋他因為被騙喝了太多草莓牛奶引起嚴重腹瀉,加上又天天跟白色巨犬打架損耗過多,所以被送到附近的獸醫醫院打點滴和營養針。
沒想到剛回來雖然嗅到小牛的氣味卻只看到萬事屋內的慘劇:散了一地的美味佳餚,便在一邊補充想念已久的營養食品......一邊痛扁了認為是元兇的銀髮男子。

 

聽完源由,小牛心中錯怪人了的愧疚,竟比不上因為得知虎銀真的完全無事的欣喜,但這種完全違反過往對虎銀的情感,加上先前的種種讓他不知所措。
從看見虎銀之後就一直無法抑制流出的眼淚更是令他慌亂,看得虎銀是既疑惑又困擾。

 

「十四?就說我幫你報仇了啊~別哭!
   真的那麼難過的話等等我回去再......」

 

面對虎銀難得的溫柔,小牛十四只是使勁搖頭。
而他的誤解更讓小牛難為情,卻也掙不開被牽住的雙手。

 

『啊、別....好癢.....』
小牛垂下了臉,虎銀仍貼近湊上,慢慢把淚痕細心舔掉。
舔舐的範圍逐漸從臉擴展到耳朵、脖子甚至胸口,小牛不覺間被壓倒在草地上。

 

「有用嗎?我看過天然捲這樣安撫十四郎的...不過好像不大對......」
『啊、唔...別舔了、好熱......』
「再讓我試試看...這樣嗎?還是......
 十四好香~♥ 以前都沒發覺...」
『うっ、うん----っ!』

 

雖然似乎真的有安撫作用,小牛十四覺得從虎銀身上傳來的熱從接觸的肢體部分擴散、迴盪。
他不懂身體到底起了什麼變化,只知呼吸越來越喘......虎銀也是。

 

「十四、可以嗎?」

 

可以?可以什麼?

不過、虎銀現在在身邊,沒什麼不可以的吧?

 

 

『嗯...』

 

 

 

大江戶的夜晚,似乎更熱了點♥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