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 - 22:57 - 轟炸才剛開始

好吧我來記錄一下,今天開始真正的暴走之前,是伊格尼斯自己的話語
他在描述空氣中的濕氣、風聲,還有打在臉上的葉子的觸感
這些感受跟以往沒什麼不同.....差異在自己已經看不見

我聽到他很冷靜的想著這些事情,覺得很不妙,如果他再繼續說下去,就是篇長文預警

我為什麼知道??
當年索格亞姆就是這樣突然之間開口的,可是你看看我一下筆寫出的是什麼?是最後總結23萬字的Homage,而當初索格念的那大概只有50個字的開頭?只佔別冊的兩頁

你說我惶恐不惶恐?驚慌不驚慌?

 

 


就這兩頁

而且我會覺得驚恐也正是因為我的長子Homage的CP基本配置,跟現在我看著的伊媽格爸差不多啊.........
我對索格亞姆的定位是軍師多於領王,而格爸比克魯討喜太多(你看他的提案我都莫名通過了.....他知道我喜歡什麼),然後攻受方向還是一樣的,我怕啊

直接召喚小千來安撫我哼哼哼哼哼(在空氣中畫符

(趁機看起Homage別冊)

以下開始論述我家CP文的本質

因為一早三隻都在滾了(瞪)(等等 我腦內的Noct到現在完全缺席!)
我就來說一下我認為這次CP的特殊/新鮮之因,因為對我來說,這是在處理親世代面對喪子之痛的問題(早上想通了)。

我過往處理過的親人喪失案例,沒有一個是處理喪子之痛。
我對於怎麼收愛人/親人的屍體是很熟練的,因為我至少九歲就開始收(開始腦同人的時候),對,我最早也腦過異形2的故事喔XDDD

"沒有諾克特的世界,要犧牲他才能換來的世界,我才不要!!"

類似這樣的宣言,角色和背景一換,說出這句話的人的決心所表現出來的"愛"當然不一樣。
譬如說永遠的萬事屋,這句話換成阿銀和萬事屋小夥伴就知道這是對親人的愛。

我個人覺得,只要算進伊格尼斯的DLC內容,走那個IF來看,以我目前看到的劇透來說,那個IF要能夠達成,伊格尼斯對諾克特的"愛"絕對是關鍵。
而那份愛,不管製作團隊如何努力包裝成兄弟情(從動畫,從文字解說,像是我從WIKI上看到各種強調因為他們年齡相近又一起長大是像是兄弟那樣的關係),身為唯一被官方默許認定的,諾克特的"媽媽"的伊格尼斯對諾克特的愛,怎麼看都是"母愛"。
(諾克特曾抱怨伊格尼斯太囉嗦"你是我媽媽嗎?"的時候,伊格尼斯沒有反駁,所以在我看來這是雙方都有的認知)

為了孩子的生存,奮不顧身的愛。
為此我感恩FFXV官方,我完全沒有想過還有這種表達方式。

加入動畫的時間線來看,從大概諾克特國中到他二十歲出發的時間,早就是格爸和伊媽在聯手養育諾克特的狀態了,這比我預期的還要早。
格爸還多少有點長兄風範能跟孩子們打成一片,伊格尼斯則因為太優秀萬能了提早進入老媽領域(O)(他有過當孩子的時候嗎?!)
就算幾人年齡相近,應對的態度也全然不同。

我每一次寫文,當我真正要去審視他們為什麼得以存在的時候,我必須要找出他們的特殊性,我會質問腦內的角色們"你們憑什麼特殊?"
有時是只有我家角色才會有的私設定,小動作,或是那個讓我覺得"不同"的思考方式。
讓我能夠認可,"好,你們可以存在。"

除了像是銀土(或是足球那組)那樣因為雙角色性張力過強害我直接犯規跳下坑去的存在(笑)
我家的孩子們要能夠牽手走到最後一步都是經歷過我再三審視質問和考驗的,所以在我覺得這次不管格爸還是伊媽外觀都還不算是特別吸引我的情況下竟然直接從在我腦內碎碎念兩小時到給我親下去還表示"後續OK的"(格爸你給我修但幾勒我們討論的是你的屁事!!!!) 整個嚇到我了XDD
(然而我也完全不懂為什麼瑞布斯會是這次黑馬...他的組合要素我平常不會特別看他,反而艾汀才是凝聚平常會吸引我的外觀要素,結果卻完全相反)

來說一下在我眼中現在地位崇高所以只要他開口提案我大概也會通過(只是他目前還沒有正式開口)的伊格尼斯在我的腦內可以做到什麼事情。
像是他剛剛就突然讓我看畫面,看到早期(動畫時間點)他是怎麼張開絕對領域提醒格爸要"BEHAVE"的畫面(笑)
大概因為格爸是野獸(O),他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當伊格尼斯靜靜的有些針對性作為的時候,他會本能上的感受到恐懼(此人生氣起來很可怕)。
所以他會抱怨伊格尼斯太寵孩子們也是很正常www (動畫至少提了兩次) 因為他就被針對啊wwww
"你們沒有看過他生氣的樣子"

回到開頭的部分,
我說這是我首次主軸是面對親世代處理喪子之痛,也難怪昨天的筆記裡,寫最多的是小普的部分,不是因為他有事件而且本人就話多,
而是我感受到伊格尼斯真的很擔心,當時我還不明瞭為什麼,現在我知道他是在擔憂這個倖存下來的孩子。
即便格爸早就點出"感覺我們好像失去了一個孩子"會被伊格尼斯糾正"他是我們的王",格爸仍會繼續說實話"所以我說是感覺,畢竟我們教養訓練他很多年"。

我個人很在意的一點是,昨天動畫裡,伊格尼斯在格爸面前重重地嘆氣了(對於教育諾克特的挫折),這一點小小的讓我萌了兩個地方。
其一是格爸原本就是來告知諾克特的劍術生疏這件事尤其建構了是他倆負責諾克特的武術和起居還有國政要務教育等設定,光是兩人會聊怎麼辦就讓我萌開了XDDD
其二就是各方面表現完美無瑕的伊格尼斯會在格爸面前表達出情緒,因為動畫不只一次提到伊格尼斯通常板著臉,他願意在誰面前表現得不一樣/不設防,那個人的地位勢必特殊,我很高興這個人是格爸。

我個人吃一些角色間互動的萌點,而這些萌點也許會貫串我歷年來喜歡的角色們,好像我玩不出新招好像該要覺得慚愧但我就是吃就是了XDDD

其中之一大概就是一般公認為公正也自認公正的角色,其實會對(心中認定)另一半無意識的不設防,這種的我很吃。
要舉例的話,養子的Clofford對Schuldip的態度大概就是,畢竟他面對一群問題兒童問題假上司還有問題真上司要FOLLOW(笑)

其二就是出口的設定。
繃得越緊的人如果自己沒有找到平衡點或者調適機制就會慢慢的崩潰,因為這樣的人總是習慣壓抑,如果另一半沒有適時疏導就會有可怕的後果。
這邊案例就提銀土吧,土方的出口是阿銀,不管是情感的還是單純情緒上或是個人成長方面,阿銀都是那位引導者。
所以我很喜歡描寫這些疏導的過程(當然也因為這常常可以操♂作♂),我會覺得,願意處理另一半的負面情緒,不管是主動去疏導或是被動的陪伴,就算會被波及被遷怒受到物理傷害,只要有一方願意這麼做,那肯定是愛。
順道偷偷頭說我自己好喜歡Schwarz中影折無變斷系列文裡面的設定(快20年了沒回顧的不知道有沒有記錯),在最早寫的動畫主線文空白還有一天的好孩子系列都是,那時Schuldip的確是Clofford唯一的出口,所以我才會覺得這兩人之間曾經有愛。

這次通過的格爸的提案就是這樣性質,格爸知道我喜歡這種設定所以強行提案(艸)他比我預期的聰明啊.....
因為在我跟他提醒"喂喂你這樣會吻醒一頭野獸啊!"的時候,他說他承受得住沒問題(......)
是啦,物理上來看你是OK的,心靈上你也OK的,我就好像沒有可以不OK的(啥)(只好蓋章通過)

類似的情況以前我寫過的就是長子Homage的那一晚(知之為知之),還有我銀土碎屑篇即將要寫到的某一晚。

 


遊間千里     
我來了我來了(滑壘跪坐)是說我以為那一晚應該是索格的提議耶至少二版的看起來是這樣啊XDDDDDD
克魯感覺就像是直到被按住之前都不在狀況內(幹

 

TO遊間千里: 是索格的意思沒錯,你如果書拿過去這麼幾年還沒開看的話會覺得克魯不在狀況內也是情有可原。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