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打算寫的、做本的,以為工作撐得過年關,現在知道不行,不能不放下。
草稿累積到11頁(PO出來的部分僅用到第四頁)而且大方向什麼的都很清楚,
寫得也很順,但寫的途中我不免有點寂寞。

想了很久,知道他跟Homage的最大差異是什麼。

瑪奇是一個挺完整的架構,也因為我熟知遊戲規則,儘管我將很多地方「實際化」
(EX治癒、包紮的用法,捨棄一些遊戲設定如復活重生,還有亂改冥想用法等),
某些地方其實是用Homage的寫作態度來處理,但、畢竟是受到限制的東西,他帶給
我的挑戰並不大,不如Homage當我列出一串有待解決的難題時(EX當初我再寫30以前
列出的問題一籮筐)的激戰,也因此,雖然寫得順寫得"得心應手",但是樂趣並不多。

重點也是,我不清楚我寫瑪奇文幹嘛......
事情已經成定局,是的我有怨念、是的官方劇情有間情能搞、是的我真的很喜歡小魯,
這篇文章本身究竟除了達成一些我自己很想看到的場面以外還有什麼用意?

前天終於讓我抓到了,是那份遺憾。

兄弟不能和解的遺憾、差一步失之千里的遺憾,如果我寫的文可以稍稍彌補這點,
它就有繼續存在的價值,我是這麼想的。
所以我安排了兄弟和解、甚至加寫了里安的終幕跟艾絲拉斯的獨白。

里安應該是在被下藥前才終於(對艾絲拉斯)承認魯艾利的死吧。
我認為當「三勇士消失」的消息傳來時,里安是不願意相信的,因為寧願相信
哥哥對他的承諾、他會回來,也認為要是沒有人相信他會回來的話,他就不會回來了。
唯一最堅守承諾內容的人,但是在父親病危的時候、在類似於祈禱哥哥能聽見他的請求
而回來卻沒有回應的時候受到打擊,應該是說理智上知道應該不會有回應,可仍抱著
最後一絲「希望」。
直到艾明馬夏悲劇、直到那把劍刺進身體裡、直到連身邊的人不管忠心與否
都其實不能信任的時候、最後的請求沒有回應。
(老實說想到這裡我非常同情里安,非常想把這好孩子摟進懷裡安慰/_\)

『艾絲拉斯....哥哥..是真的不會、回來了吧....』

「人死不能復生的,就如同前領主大人。活人只能記憶、只能感念他們的存在。」

『我開始覺得我見不到哥哥了...就算死後...』

「........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寫到這邊我想到艾絲拉斯,一個為了自己野心而活的女人。
是的她動用禁忌、成為死靈法師,但是毫無疑問的她把艾明馬夏治理的很好,
我的確認為里安要是沒有她領主也當不好,她救過很多人、在很多時候不可或缺。
我甚至認為她一度是愛過小魯爸爸的(名字咧?那個G3的超恐怖設定日版捏他出來沒?)
只是在某個時點看破了、決定不愛了。

小魯的出走有可能是艾絲拉斯的火上加油,里安的受傷、艾明馬夏的悲劇也的確
由她部分策劃(設計引開里達艾歐,光是這點就足以認定艾絲拉斯跟小黑有掛鉤,
但是她能否策劃出令里達艾歐帶走還是嬰兒的特里歐納的事件我就很疑惑了。
↑這代表他騙過小黑←怎麼可能啊!
我說有掛鉤是巧妙利用魔族進攻的這點引開里達艾歐)
還有使用傀儡藥水操縱人類....做出這麼多事為的是自己的野心,
我欽佩她的精神,也或許因為她是個孤單的女人所以同情她。

所以在我的文裡,至少對於里安她還是部分愧疚的。
比起健康到處跑的小魯,一直養病在床呆在宮裡的里安更像是被她養大的孩子。
只是如今因這孩子的成長、因為兄長不在而衍生出來的堅強、這孩子的自主意識
使他變成妨礙了,必須除去。

剛剛的對話裡,如果艾絲拉斯還是以前那位愛著他們(父子)的女人,
她的話語裡一定有「您一定會好起來」等的安慰語句。

但是她沒說,一次都沒說。

我在這邊更動了傀儡藥水的設定,艾絲拉斯自己說在艾明馬夏悲劇當晚,
里安就因為傷重不治。
我的看法是,在她下藥的時候,她就認定里安已經死了。
傀儡藥水可以操縱活人,身為死靈法師的她則是在里安的身體機能停止之後
才開始法術操作,所以里安是慢慢死的。

「我不會祝你早日康復,或安慰你一切會變好...那些都是假的。
但因為你是我養大的孩子,所以,
保留"實話"與不說"謊話",是我對你最後的慈悲。

安睡吧!孩子。
這世界對你來說,太殘酷了。」

我覺得這是艾絲拉斯最能兼顧自己理想跟心情的時刻(笑)
冷靜、冷酷,能夠把感情與理想劃開界線,我其實會很欽佩這樣的女人。

如果我能夠把文章完成到上面的地步,我想,至少我這篇瑪奇文還是有點價值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