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vin, why do you name Carvin? 

以上極大誤(毆)


「他在裡面。」
露出淡淡的苦笑,特拉克年輕的臉上有著一絲疲倦的痕跡。
「說只想見你。」

「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艾德翰態度顯得更為慎重,解下手套放置在客廳的小桌上。

 - 就算是朋友,也沒有必要幫他道歉吧?
如果不是個人責任感太重,就是...過去的習慣使然。

「你們真的很相像,在"見外"這方面。」
原本坐在沙發上的特拉克站起,表示自己要下樓幫格得整理新採收的藥草。
「請好好地說服他吧。」
「我盡量。」

決定解下披風的艾德翰在目送特拉克消失在樓梯口後敲了門。
「是我。」
聲音不高,但足以讓房間裡的人聽見。
牆壁傳來"扣"的一聲,許可的意思,艾德翰毫不猶疑地開門進去,而魯艾利如他所料 - 背對著來人躺在床上。

輕輕帶上門,艾德翰選擇靜靜地坐在另一張床上看著魯艾利,等他開口。
特拉克提及他跟魯艾利的相似處,也正是這份認知讓艾德翰明瞭如果魯艾利執意不想說話,是很難讓他改變主意的,所以他等。

『抱歉』
不久,等到了一句歉意。

「我的話沒關係,這句你應該對你的同伴說。」
『對他們我不想說太多。』

「魯艾利...你不會認為他們是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改變對你的態度的人吧?」
儘管相處時間不長,艾德翰相信自己看人的直覺,他覺得魯艾利不至於會做出如此偏差的判斷。

『不、不是、唔、我...』
因頭痛而呻吟了會兒,魯艾利緩緩開口,
『艾明瑪夏的事情,不該成為我們旅行中的考量。
  你也知道、特拉克很細心、想東想西的...而他跟我一樣固執、我、不想...』

一切以三人旅行為最優先,艾德翰此時稍微瞭解魯艾利的思路,雖然他覺得魯艾利考量太多。

『也許我真正害怕的是:到時、艾明瑪夏那邊不要我回去。』
想回去、要回去、能回去跟,那地方的人希不希望他回去是分開的。
儘管設定了目標而且前進,如果到時被目標本身捨棄了,會變得無所適從。
魯艾利不想回到那段迷惘的日子。

如果連艾明瑪夏都不能回去,就沒有"家"了。
能夠擁有"拒絕回去"的權力是自尊在作祟,也是為了再度確認艾明瑪夏在心中的地位。

不可碰觸的存在的同時,也是最珍貴的。
儘管知道很笨拙,魯艾利只能用這種方式來把艾明瑪夏封印在心中。

「你會回去的。」
艾德翰此生沒這麼肯定過,起身走向魯艾利床邊,單膝跪下,一手搭在魯艾利側躺的肩上,
「我們永遠會迎接你的。」

『謝謝...
  接下來麻煩你了。』
「...是,我今晚回城內立即著手安排。」

獲得魯艾利的首肯讓艾德翰鬆了一口氣,儘管要與個性和自己不怎麼對盤的棘手人物打交道,至少眼前最大的麻煩已經解決。


「我可以問你怎麼說服他的嗎?」
在樓下走廊等待著的特拉克,語調中有著刻意的輕鬆,
「讓我當個參考。」

「我沒有說服他,他只是需要點時間而已。」
艾德翰不知如何應對這種分辨不出動機的話語,只能用戴上手套的動作移轉話題。
「他雖然看起來總是直率行事,思考還是很細膩的。」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讓他下定決心,不然要等他自己想通...瑪麗又不知道要氣到什麼時候了。」
回歸現實面,特拉克的感激之意倒是溢於言表。
「所以我們何時出發?」

「最快兩天後,跟著進城馬車一起,請大略準備一下。」
運氣夠好的話連城門守衛的例行詢問都可以避免,直接入城接受治療。
艾德翰慶幸還不到山夏日,因為單憑自己的力量很難拿到醫師名單,但若有那位神父的幫忙,會容易許多。

他已經可以預見,晚上進城的自己將有得忙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