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銀時?阿銀?我們店裡沒這號人物啊?」



戴著墨鏡一身正裝自稱店長,氣勢卻會被人誤認為茶水小弟的鬍渣男摸摸下巴一臉困擾,
「自然捲?
  這款我們有,阿金!過來一下!」



伸手招來一位金捲髮的牛郎,油腔滑調地說著過時的台詞令土方皺眉連說不是這人。
再三確認不是店內人刻意掩飾其行蹤,附近也無符合銀時特徵的人出沒後,土方離開了店。




被騙了嗎?但是為什麼?
疑慮在土方心中挖了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雖然原本來找銀時就已經是急病亂投醫:夜裡稍得的安寧,在每日"儀式"後看見的血之卦象前消耗殆盡。遲遲未等到的"意外"讓土方隨時提心吊膽草木皆兵,唯是這份緊繃並未影響到日常工作,不少客人還頻頻因為自己近日的神算而回鍋,店長近藤高興得是直呼要加薪。

在來到歌舞伎町的鬧街前,還曾有一絲期待,銀時能如上回承諾的一般,解決問題。
如今連銀時的存在都不可靠,土方不知該把滿腔的憤怒和不安化為什麼來排解。




「啊!這不是土方先生嗎?真巧。」

正待發作的脾氣在聽到是女孩的聲音後收斂,不管是不是客人,對女性溫柔是土方的一貫原則。



轉頭,發現是最近成為常客的又子;
剛才來店內占卜時穿的還是學校制服,現在已換上稍微活潑的淺紫色連身短裙與長襪。



尚未問起彼此在這裡的源由,又子已是擅自挽起了土方的手臂,
「是紳士的話,就陪被人放鴿子的又子逛街吧!」




『呃?哎??』
倏然被拖著走離原先的巷道,本想抗議或婉拒的土方在聽及身處同樣處境的話語時,態度也軟化了。




對嘛!放人鴿子的、欺騙人的都滾蛋好了!
在心中叨念了幾句,土方跟上又子的腳步,一同往鬧區更深的地方走去。








「談戀愛都非得要這麼累人、不然就沒意義了對吧?!」

在土方堅持未成年人不准喝酒/進酒吧,最終只點了果汁汽水的又子在一口氣灌了大半杯後,像是把土方當成知心閨友大吐苦水。

過往僅能在店內工作時,從又子這邊獲知她正在進行的戀情的描述,且多是好的一面。
如今聽到較為負面的部分,心中倒有了莫名的平衡感。




「土方先生呢?
  你的戀人也會這樣對你愛理不理的嗎?」



又子突如其來的詢問,將土方打得措手不及。
在想到自己其實還對銀時撒謊一事生氣而該如往常掩飾前,已是直覺式地點了頭。




「唉就說嘛!怎麼大家都相信欲擒故縱的攻略法?
  人家又子我已經STAND BY很久了啊晉助大人請偶爾讀讀空氣吧~」


所幸戀愛中的少女並沒有閒暇追究別人,算是勉強打馬虎過去了的土方暗暗鬆了口氣,打算至少今晚把這一切都忘掉。





『反正,從一開始我就是一個人。』

就著未消的怒火,土方一鼓作氣把面前的酒,一飲而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左 的頭像
草左

NightTide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