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銀土吧上的騙本文(毆)

 

改寫重發。

 

先說個人私設定。
我家銀時是會對土方提起松陽老師的(而且很早就提了,當成交往之初的誠實舉動),而裏設定是,我家銀時是個愛哭鬼(在床上也哭過....我喜歡會哭的攻君)。
提起老師的時候十次有六次會覺得想哭(思)

這樣感傷的一面也只有土方見過,而我家土方的確會因爲這樣意外"示弱"的銀時心軟,個人覺得是很溫馨的設定=w=


-------------------------------------------






松陽老師啊~
雖然我上課常睡覺,可是我該記著的疑問還是存在的。





人,有時要往前看才行。




似乎是在睡夢中聽到的。
老師、往前看的好處是不會跌倒、對吧?

那時我大概會這樣問。
老師、那時你會怎麼回呢?






「銀時,往前看是叫你睜開眼睛。」








大概是這樣吧?
然後也許我會聽見假髮那傢伙舉手發問說,
「老師、難道我們就要忘記背後遺留下來的東西嗎?」




啊~如果我沒睡著的話,會聽見老師的回應吧?





「喂喂自然捲,你身上的是怎回事?」
『嗯?』






我伸手探了、摸出一把腥紅。
色澤和濃度都很像,嗅了嗅、卻沒有以往刺鼻的氣味。
眼前那個瞳孔太大的傢伙明明一臉擔心,視線對上之後又迅速撇開。
嘴角沒動,但咬煙的力道大了點,這樣笨拙是不行的喔多串君~





『……放心、不是血。
  是剛剛下的西瓜雨滴到的。』




我不會什麼也聞不到了吧?
從何時開始、我就已經無視背後的東西了?






「什麼跟什麼啊!」
煩躁得把手伸進口袋,卻不是放打火機的那個。看著自己無意間掏出來的手帕疑惑了會兒,顯然在一番掙扎後,伸手幫忙擦拭西瓜雨的痕跡。
「不弄乾淨的話會把別人嚇到報警,可別增加我的工作量哪、笨自然捲!」





雖然明白人只能活在當下、雖然知道剛剛回想的都已成過往、雖然應該要對眼前難得溫柔的多串君說出什麼…但是我現在只想聽見老師的聲音。



好想知道、老師你的回答是什麼呢?







「不是忘記。
  是選擇用另一種方式去面對、記憶它。」









真正的雨落下了。

我閉著眼呆站著,任他在抹去紅漬的同時,也順道帶走
那宛如淚水的雨滴。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