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黑水

 

回銀土吧的文。

 

沈澱很久回來寫。

喵叔所說的「與(自己的)文才是對等的一對一」,這個認知是我經歷很長期的痛苦掙扎才得到的領悟(笑)

大概是08-09,甚至到10年,
在我家銀土的主線主幹最重要的篇章(打火機、抽屜、春天、DNA)的誕生時期,
我對於自家銀土的存在價值還是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苦笑)
我還記得在許多風和日麗的日子裏,面對稿子痛哭的慘狀。

因爲感覺被(同好)孤立(這跟時差黨已經沒關係、反正我過亞洲時差)
因爲感覺創作出來的孩子並不被人喜歡、總是被埋沒、不屑一顧、沒有價值
因爲就算是拜託朋友去看自家孩子、末了都跟那些人漸行漸遠,有一種寫文寫到衆叛親離的感覺

這之中當然也還有來直接質疑我家阿銀如果是O型人(這是裏設定)那麼就絕對辦不到打火機篇裏面的某些事情的人,因爲是視爲親友的人講的所以當時打擊非常大,大到要直接把打火機篇全部抹消的地步,「反正沒人在看沒人在乎沒有人知道這東西的存在」這樣的想法一直揮之不去。
(現在在寫的芙蓉篇也是基於那樣的想法下誕生的,"如果只能寫一篇、我要寫這個"

這種狀況到了很後來才掙扎出來,
「我 死的時候,孩子們都要跟我走。所以就算只有我知道孩子的好就算了」這樣定下心開始繼續寫後面、把文累積到能變成現在的份量,到了能印成本的時候還是沒有忘 記要在本本最前頭挂上各種注意事項才敢賣、在販賣時也都會進行道德勸說「如果就在攤位看完的話也沒關係,可以進來坐(搬椅子)」
只是沒想到本子內容增加的同時、警告事項也增加得很勤快啊(苦笑)

啊嘛、現在勉強算是"過去"了,所以能比較輕鬆來講以前的這些事情。
順道跟喵叔告白一下如果不是他願意理我、我大概更早就放棄銀土了吧(笑)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