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527#

這集讓人看到了一些曙光,但我還沒有樂觀到說「晨光之後,一切會好轉。」的地步。



開頭的阿桂真讓人高興,即便只有背影,他仍是誠意十足地帶著花束,在看得到將軍居城的地方(應該是?)獻花。他一直是穩健派的,相信他幾次跟小將的交流也瞭解到他們只是立場不同,想要做的事情的確是類似的。
他們之間,可能可以是"朋友"。

那束花,意義非凡。

這話的另一驚喜是沖神。
總悟上一回很明顯地還不願意放下真選組的身份,而一定有很多部下願意追隨他。
不僅看起來沒有去接任新工作,制服也繼續穿著,說是挑釁、也是、內心的那一股怨氣在壓抑濃縮之後只希望能藉由大戰來抒發。

之前跟貓咪老師聊起三葉篇中,為什麼土方打贏了沖田,我為他分析是「因為總悟其實非常氣憤自己沒有能好好保護姊姊。另一方面是氣憤土方對姊姊的影響力還是如此遠大、氣憤自己沒辦法去改變姊姊的命運(?)同時也真的希望可以痛打土方一頓,也矛盾地想著如果有人能制裁這份對自己的憤怒的話,那就只有同是武州的伙伴。
偏偏近藤不打他、終哥也打不了他(還沒被創造出來ww)
只剩下土方了他也千百個不願意啊XD
(阿銀雖然可能願意但、「老闆你是外人」 (阿銀「這樣說好過份喔!!」))

我覺得這邊的總悟也有類似的感覺,但是這一次連土方都已經傷痕累累自顧不暇了,於是他只好限制全拋開,找那些根本不是他對手的雜魚出手。
要不是神樂帶著定春來阻止,沖田真的就要朝大江戶第一連續殺人犯前進了。
所以這邊我非常感動TAT/////////

 



來說一下妙姐。
這一回的妙姐非常反常。
看銀魂的人都應該知道,銀魂內戰鬥實力最強是女人,尤其是魔王等級的阿妙。
應該不少人跟我一樣相信阿妙可以只拿「硬派心中的OS話框」就把喜喜切成黑暗物質拿去煮了,這一回竟然柔弱至此,像是忘記反抗抓著她雙手的普通人,甚至流淚,即便那眼淚可以解釋為為了慘遭毒手的同事而流,但也同時可以解釋,當日常不再日常,當熟悉的那人不在身邊之後,對她的打擊有多大。

 


妙姐那句「那個人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乍看之下牛頭不對馬嘴,但我看起來不得不吃驚阿妙那種「把近藤放在佐佐木的位置(警察廳的長官,原本松叔的位置)上來說話」的方式,她是真心認為近藤可以做到那種位階的高官,她其實是很瞧得起近藤的,這個高度讓我很吃驚,也很欣慰。




至於全連載高潮和亮點,阿銀紮實地用臉接下的那一拳,當然要好好探討一下。
他大可以不要這麼做(用手接一下也可以很帥氣),但是我相信他僅允許土方這麼做。

近藤是在他面前被帶走的,他的無力感可以說跟土方總悟一樣深,這點在這一拳之前都只是假設。
論理來說,阿銀知道他不是真選組、也並沒有像是那群武州伙伴相處得那麼融洽,他其實不需要為真選組擔負任何一絲一毫的責任。

可是他用臉接下這一拳也正代表了,他內心的悲痛完全不亞於那兩人。
他也很氣憤、很痛苦,而他也同樣陷入希望被相關人揍個幾下,但是身邊沒有人願意這麼做的泥沼。這份澎湃的情緒就算想要化為日常來排解,總還是不足、遠遠不足。

這段期間他繼續關注土方,也許向神樂提醒「去看一下那個抖S小子吧」(私心)
也許向小錢形提案「辦個新人的歡迎會吧,酒免費的話我會到場熱鬧氣氛」,與土方的那一段可以說"了無新意"的黃段子是他嘗試想要拉拔土方的一份努力,如果佐佐木沒有來、如果喜喜沒有來,也許這兩人這晚如何度過的會完全不同。

喜喜這個角色我個人沒什麼感覺,曾經看過的分析文PO主對他寄予厚望也多少讓我對他有些期待,只是現在看來,神威真的把他腦袋打壞了,於是我什麼都沒有期待(笑)
他就當個單純的惡役就好了。

​今天喜喜不知道smile酒店裡至少具備三個人可以用OS框就把他打敗的狀態(銀土+阿妙),他不知道自己真的除了空知替他加持的BOSS光環以外別無所有。
於是見他以勝利者的姿態享受著喪家之犬的掙扎,他放心地挑釁土方、引誘他動手,即便他其實不需要藉口也可以殺掉土方,畢竟這是將軍的權力。

但現場有一個最大的變數,阿銀阻止了原本可以預期的慘劇:土方動手、原。真選組會因此而被降罪。

​出乎大家意料的,阿銀並沒有直接去救明顯有危險的阿妙,畢竟日本刀要劃下那細嫩的脖子真的很容易的,刀子只要再進去一點切到大血管跟氣管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對喜喜來說這種程度輕而易舉。

用位置圖來看阿銀到底有多在乎土方吧。


這是阿銀原本的位置

未命名2 

在阿妙衝向喜喜之後,見迴組組員明顯站出來清場,這時阿銀至少在人牆之外,也就是五公尺外左右。
土方距離喜喜差不多一公尺,阿銀竟然在土方揮拳的瞬間衝進封鎖線、完全不管被架刀生死一瞬的阿妙(一般人都會救這個吧?!!!)就是要奮力跑去接住土方這絕對會釀成大禍的一拳,而且用臉接。

 

未命名



他大可以用手擋,而且也可以很帥,用手這其實是人類的本能。

一般自知被打的時候眼睛應該會閉,但阿銀完全沒有....好恐怖的意志力。


阿銀壓下了救人的衝動、壓下了保護自己的本能,

用臉保住了土方、保住了原。真選組,

也某種程度的、守護了近藤離開那時,他自己無言的承諾。



未命名3

然後把從握住的土方手裡感受到的憤怒、悔恨,加倍奉還給那個罪魁禍首。

那一拳不僅是為了自己、為了土方、為了近藤和松平叔、為了自己認識的真選組,當然還是為了小將,這些「朋友」而揮出的。

更多的,應該是為了我們這群讀者、這群被空知老師從將軍暗殺篇一路幾個月來神經繃緊到不行的讀者所揮出的、最接近正義的一拳。


然而這一切,佐佐木都看著,事不關己地看著。
下一回阿銀肯定會因為對將軍動粗而被捕,基本上成為猩猩牢友的機率已經大於1了。


那麼也許、在五天後的劫法場scene中,我們真的可以期待、
與阿桂會合的土方,組成誠攘夷黨,一起和阿銀裏應外合劫法場。

希望那將是、大江戶日常的一回。







在一片歡慶聲中我還是想現實一下



佐佐木應該知道阿銀的打鬥實力、他對其他人的影響力、他爆發時的威力,

從薔薇流氓、從傾城(這我沒看),從將軍暗殺篇都應該已經非常瞭解了,他應該是一直在期待阿銀加入這場混戰,然後再一次把他們一網打盡。


阿銀這一揍可是「現行犯」,我不清楚在那個時代是不是會被如此看待,

但理論上這個時候直接殺掉阿銀應該是非常合情合法的。

省了審判、審了公開處刑,省了一堆人想要劫法場。


我甚至認為阿銀這一打真的是給自己立了當場死亡FLAG,除非喜喜下一格爬起來說他要審阿銀、要親自看阿銀被斬首不然阿銀要做猩猩牢友還是有難度的。


然後是佐佐木。

今天要我是佐佐木,我就真的不會把三個人(松平叔、近藤、阿銀)關在一起,這太危險了,太給那些想劫獄的人方便了。


以反派的陣營來說,佐佐木真的是反派方最後的腦袋和王牌了(我有點想幫喜喜去那面糊著他的腦漿的牆壁挖一點填補回來),如果佐佐木真的就這樣「給人方便」,就這樣看著事情發生,也未免洗白得太容易了。


我的確很看好佐佐木,我相信空知最狠的招數都還沒有使出來。

這恐怕又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了。


但是我想要手裡握著這顆糖果,每一週前進,陪著我所深愛的這群男人,直到最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