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探討一下,為什麼動畫裡有栗子我沒有覺得不舒服,漫畫裡有月詠小姐我會覺得無法忍受。
                                                                               
當然不是我比較愛/不愛副長,或比較不愛/愛阿銀。
而是、「代入感」的差異。
在此以身為女性的自己來說感想。
                                                                               
栗子在原作或動畫中,只有一些很基本的人格架構,正確來說,是每一個戀愛中少女都會有的心理特徵:為愛義無反顧、努力想接近自己喜愛的人、為此可以扭曲常識和自己喜好等,都是讓觀眾覺得很親切的特質。
當初在動畫截圖時我就說,栗子代表了所有想要撲倒副長的少女,這種角度的切入完全無關角色本身,也因此讓我覺得栗子「很可愛」。
                                                                               
但是月詠小姐不同。
月詠小姐有自己的個性、過去、特質,如果分開來看我相信都是很令人激賞的特質,但是過去儘管結野小姐擁有阿銀「來一發」的台詞,其他角色也曾有過阿銀的一些也許很過份的台詞(敞開...),觀眾/讀者都還能夠清楚分辨阿銀是在怎樣的心情下說那些話,這次,卻很明顯不是如此。
                                                                               
因為無法將自己代入,於是就變成「阿銀對另一個女人非常認真地給予那句台詞」,今天會覺得不舒服是因為那很明顯是另一個個體,也因此不管那句話實質上有多帥,阿銀有多認真,自己都不會覺得怦然心跳。

 

對於編輯把劇情安排令我反感成這樣,很遺憾、真的。

                                                                               
---
暫時到這裡,我非得去上班了。
有空補充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