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只有絕望

 

 

(思)
下午一連串的事情。
一直以來的事情。
                                                                               
                                                                               
我當年已經為了文字拋開圖畫。
我已經什麼都沒剩下了。
                                                                               
一度,我以自己的文字來認識朋友,而且成功地把他們聚集在一起。
Now I know I'm losing them, both.
當然人會改變、人會各自走出不同的路,沒有必要感到驚恐,沒有必要阻止,我不會阻止,只求能好好說再見。
                                                                               
也許我一直在退步
也許我毀壞了自己過去的原則
也許我只是不適合這塊領域
                                                                               
也許我害怕有一天就算我寫得出文,卻沒有朋友留下來看。
似乎、如果我找不到我在懼怕的原因,眼淚就流不下來。
                                                                               
而我,現在,
竟然已經覺得ADAM的Mad World穿透不了我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