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幕落下之後,人造的營火取代星火照明,也提供除了光明以外的用處。
在菲歐納附近的森林某處,冒險者的隊伍就地取柴生火,準備度過漫長的夜晚。
拿著料理杓掌廚的是名小女孩,粉紅色的長髮紮成馬尾,隨著她攪拌鍋內的動作而晃動,於營火的陪襯下顯得格外閃亮。

旁邊的樹下倚著一位戴眼鏡的金髮青年,茶色長袍上飄散著些許落葉,他並不伸手拂去。身邊擺放的是伙伴的裝備、武器和行囊,金髮青年看著女孩的舉動似乎想起了什麼,而在自己的背包裡翻索一陣,最後掏出一卷空白樂譜和書寫用具,開始譜曲。

不遠處傳來莫名巨響,伴隨著某種程度的地震,部分鳥類被驚嚇出巢、
盤旋在天空好一陣子。

感受到騷動的小女孩嘟起嘴巴,皺起眉間,
「一定是魯艾利.........
不要等下扛一隻黑惡熊來讓我料理啊!」
手下攪動馬鈴薯濃湯的動作隨著隱含的怒氣變動更大了。
「我煮的湯就已經夠營養了啦!」

金髮青年燦出微笑,收起捲軸和用具轉而拿起旁邊的曼陀林,
一邊撥動琴弦調音,一邊安撫,
「魯艾利不會那麼沒神經的~
他最多會拿一隻狐狸回來吧,瑪麗對他多一點信心吧~」

「是狐狸也很麻煩哪~」
女孩臉上的不悅減少了些,
「決定了!等下不管他帶什麼回來通通叫他自己吃下去!
就算是有特拉克幫他求情也沒用!」

金髮青年正欲回答,又傳來一聲更近的巨響,以及若有似無的幾句咒罵。
輕輕嘆息,金髮青年站起,手中捧著心愛的琴朝聲音來源走去。

走入濃密的森林深處對金髮青年 - 特拉克 - 並非難事。
他是名魔法師,輕易地在身邊呼喚出火之元素來照亮腳下,避免被樹枝或不平的地形絆倒。
他抬頭,從枝葉茂密的漆黑中試圖以肉眼來辨認方向,今晚的月亮並不能成為助力,
如嬌羞的少女隱藏在層層薄雲之中。
有時不免佩服他的那位伙伴是怎樣在如此不利視線下進行採集的任務,然後安全地在
打倒任何擋路的魔物後回到營火地。

「魯艾利---」
呼喚著同伴的名字。
「不要想著帶什麼回來加菜了~~瑪麗說她絕對不接受喔~」

「魯-」
青年的話語嘎然而止,這次是被連串的撞擊聲、樹枝樹幹折斷聲、
以及受傷魔物不甘示弱的咆哮聲打斷。

想起魯艾利只是去撿柴,而瑪麗為了避免他又帶回巨大的料理食材所以三令五申要他把配劍留下,
萬一真碰上什麼難纏的魔物,空手會有點危險,而他....

『_(火)_』
特拉克吟唱起火球魔法,更熾烈的火光映出他略帶憂心的面孔。

因為他明白,魯艾利是那種會設法自己解決危機,也不會想把危機拖累給伙伴的人。
但就是這樣、才會更讓朋友擔心吧?

收起身上的琴做好戰鬥準備,特拉克快步闖入騷動中心。



『把火滅了!
不要過來!!!』


儘管本能上即知已進入危險領域,特拉克被這句突如其來的警告嚇楞了一會,
壓抑著碼上朝看得見的魔物蝙蝠出手的反射衝動,立刻解除身邊的火之元素,
改集雷之元素。

但仍不夠快!
除去不算威脅的小蝙蝠,另有為數不少卻看不清長相的魔物藉著樹林的茂密枝葉
為掩護穿梭自如、高速移動。

『太慢!』

聲到人到,特拉克身邊颳起陣強風,以他為中心刷開一定範圍的諸多威脅。
雖然倉促趕到,但定位仍抓得準確,特拉克藉著雷之元素的微光,鎖定適才被同伴
踢飛的魔物,追捕一擊!

「嘎嘎----」
被電擊而仍存活的魔物發出悲鳴,跳著縮回附近的樹上,暫時觀望。

不敢懈怠,特拉克一手蓄了雷,警戒。
「牠們會被火吸引嗎?真有點麻煩...
你沒事吧?」

沒立時回應,魯艾利從施展完風車後便未站起,莫非..?
「魯艾利?」

『..牠們在盯我....那邊。』
似是因喉嚨太乾而說話很慢,微偏頭指引方向,魯艾利展露少見的過度謹慎,
足見威脅之強大。

特拉克目光移過去,自更深的黑暗裡清楚浮現兩對金瞳。
他推算魔物的大小,
「熊?....不、聲音不是....」

『應該是牛,吃過我兩次拳頭才乖一點,看起來肉很硬不好吃的樣子~哈哈~』
魯艾利的笑聲帶著勉強,特拉克沒有聽漏這點。

「血的味道,你受傷了?」
特拉克收起攻擊姿態,立即替魯艾利施行治療。
眼睛所見不能憑藉,特拉克透過按在魯艾利肩上的手來感知他的狀況。
因為明白魯艾利能用言語、笑容隱藏傷勢,但呼吸、心跳、身體的反應如顫抖、
肌肉緊繃程度都逃不過最直接的碰觸。

『謝謝...剩下的回去再說。』

魯艾利的心跳和呼吸雖然過快但在逐漸平緩,出汗略多,體溫也稍高,
應該是剛劇烈行動的後果;若要為處境下判斷,現在還不太糟,應能全身而退。

「先撤退?至少回去拿..」

地震!!
似被魔物探知意圖,金瞳的主人 - 特拉克在放出雷擊前趁勢看清是隻有著銳利雙角的巨牛 -
咆哮著衝來。

雷元素傳導較快,首發稍微擋下牛的衝勁,魯艾利抄起旁邊的粗大樹枝作武器,
猛力一擊將巨牛掃飛!

龐大的身軀直直砸向左方的樹叢,原本聚集在樹上的魔物朝四處飛竄。
部分如同被激怒,長條狀如蛇的身行逼向最近的魯艾利,不過隨即被他用風車刷回去。
魯艾利此擊讓另一隻巨牛更為謹慎,持續原地噴息、踏步。
稍後掙扎爬起的巨牛則看來鬥志未失,開始繞步。

植物特有的香氣和魔物的腥味混雜刺激人的嗅覺,但特拉克卻從中聞到不一樣的來源。
「是...哪裡的...?」

一邊集雷掩護魯艾利退回他身邊,特拉克思緒快速掃過腦海,
「是..地下城的氣味,塵埃、古老的氣息...
魯艾利,附近哪裡有地下城入口?這些魔物說不定是衝破女神的封印跑出來的。」
說來雖沒十分把握,可也有八九分。

『也許有。
你能將它封印嗎?能的話我幫你。』
魯艾利緩緩站起,一直背對特拉克的他除去站得過份直挺、完美手上卻拿著樹枝以外,此時的確展露他可靠的一面。

「不該先申請支援嗎?」
特拉克考量戰力分配,
「撤退,再來?」

『然後帶這幾隻給瑪麗當宵夜嗎?
不錯的主意!你回去吧~我引開他們。』
撿起另一段樹枝,魯艾利的決心已定。

這一下反而讓特拉克猶豫。
雖然魯艾利的動作、話語至今都無可疑之處。
並非是懷疑伙伴的能力,而是盤據直覺的擔憂揮之不去。

「(冰)」
動手集冰,站向前與魯艾利同一戰線。
「等會兒再一起向瑪麗道歉吧!
魯艾利,仔細回想最先看到魔物的地方,或許就是入口,帶我去。」

『唉唉~今晚大概會不得清靜吧?』
認命的語調,魯艾利動了動肩膀,用袖口抹去自左額流下的血。
『我想是右邊,那隻巨牛的後方。』

現下不是能放心進行治療的場合,魯艾利的逞強性格也不允許。
特拉克把心一橫,決定先無視他的傷勢。
按牢眼鏡,目測衝過去所需時間 - 約為35步的距離,應不太難。

「願艾維卡與我們同在。」
做出祝禱手勢後,淡藍的冰之元素凝聚。
「速戰速決,魯艾利!」

『啊~要跟好喔!』
魯艾利大步開跑,特拉克跑在他掩護的右後側。

「--(冰)--」
算好時機,第一、二發冰矛凍結了最先想攻擊的巨牛,第三發送給擋路的那隻,
魯艾利配合得剛好,衝上予以重擊,強迫牠往另一方向退去。

初步威脅解除,特拉克改呼喚雷之元素。
一般說來火的照明效果最好,因不穩定的雷元素容易自手中逸去。
為避免造成視線混亂而挽起長袍的寬大袖子,特拉克努力想藉著微光看清狀況。
但在光線不佳的茂密樹林裡找出可能被亂草藤蔓斷枝殘幹包圍掩飾的封印石像
又談何容易?
才走入幾步視區內已然全黑,特拉克不得不懷疑是否已更深入魔物的陷阱。
肉眼失效的話....


「請指引我.....」
默唸熟悉的禱文,特拉克大膽地閉上眼睛,以精神感應任何魔力的存在、變動。
靜心是冥想的先決條件,排除感官刺激,沈入自己意志塑造的空間,
以最純淨的思緒與殘存於愛爾琳之女神力量求取共鳴。

「茉莉安女神...」
一遍遍穩定地進行祈禱,特拉克設法讓自己脫離焦急心態。
明白此時不能不仰賴同伴的保護,而也正源於信賴才得以靜下心。



「-- 叮 --」

如水滴入湖面引起漣漪,引起特拉克注意。

「-- 叮叮 --」
銀鈴墜地般的回應,特拉克在確定方位之後甫睜眼,在冥想狀態是最容易與
女神的力量接觸,代表女神的物品才能留下影像。
特拉克站在印有淺色塞爾特花紋的平台上,放眼盡是無瑕疵的純白,不久,
,幾乎全毀的女神像基座和龜裂的祭壇於一旁若隱若現。

「....您在此..」
對於鞠躬盡瘁的女神不由得心生憐惜,特拉克逐步走向"幻象"希冀能看得更清楚
以協助重下封印。


『特拉克!!!』

一聲疾呼牢抓著特拉克的意識,強制他自冥想狀態拉回,而身體也是
- 被魯艾利一手粗暴地拉至他背後 - 而魯艾利用另一隻手將為數不知多少的"蛇藤"
全數擋下。

『嗚 - !』
有一兩條纏上魯艾利的手臂噬咬,但他忍住,發動風車先保住兩人的安全範圍。

『呼..真主動...』
苦笑著把蛇藤 - 外表深黑,布滿棘刺如眾多利齒的條狀魔物 - 猛力扯下、擲遠。
『看來你找到了?』

「..嗯...損害狀況..很嚴重,要修復需要一段時間...」

一般說來,魯艾利適才的作為對魔法師來說是不可饒恕的。
進行冥想的魔法師不能被任意打擾、更遑論以外力強制魔法師將意識拉回肉體,
若是功力不足的魔法師容易因此出意外。
特拉克努力以意志止住暈眩,多次睜眼令飛散的幻影殘像消逝。

『我相信你能辦到,不過實際上會有點困難。
只要你走過去,那些傢伙就會熱情地撲上你。』

魯艾利持續警戒四周,特拉克此時才注意到已經有一隻巨牛倒臥在不遠處。
而從漸恢復的視覺,魯艾利較之前更為狼狽:皮製短衣和長褲被魔物的體液染污,
手臂露出的部分有幾處大傷口,雙手掌心因使用樹枝做武器而被其粗糙斷面刮出
不少傷痕。最需憂心的或許來自正汩汩流出鮮血的左額創口。

然自身的狀態並未減損魯艾利的自信,酒色的眼瞳裡仍躍動興奮,
是遇見不尋常魔物的興奮,以及享受打鬥過程的表現。
一如在暴風雨中與雷電共舞的孩子。

思考該先停下來治療,但魯艾利卻開始用腳踢起地上的樹枝、落葉。

「魯艾利?」

湊出一堆後,魯艾利執起知其用來攻擊的樹枝,指向特拉克。
『點火吧!我來引開牠們!』
瞇起了眼睛,嘴角微揚是平日的笑容,彷彿身上的傷不是妨礙。
『要燒旺一點喔!^__^』

無畏,並不能保證無敵。
這正是魯艾利常陷入的危機,但他藉此一次次自我挑戰,以意志支撐、磨練戰鬥技巧
存活至今,他的作戰法乍聽總覺瘋狂,有時卻也是解決問題的最快方法。

特拉克抬頭,從枝葉縫隙中清楚瞥見艾維卡 - 位置正好,是魔力最強的時刻,
也是最能有效重建封印的機會。

就再、信任他一次吧!

「..(火)..」
無聲的嘆息後,特拉克為避免提前被魔物襲擊,站向前與魯艾利靠得極近,
以身體擋住即將召喚出來的火光。

『喔喔~謝啦!』
似因火光影響,魯艾利的臉頰也染上焰紅。
『等我引過來後,你就專心做好你能做的事情吧!
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回頭喔~』

不知是否是感受到特拉克的憂心,魯艾利以一種接近安慰的語調說著,
就這麼一瞬,浮躁衝動的他較以往穩重許多。

對此,特拉克不禁微笑,做出對等回應。

「我知道了。
....其實,等會兒我應該什麼都聽不見,冥想的最高境界內是外界無法接觸到的。」
隨著魯艾利的動作轉了方向,
「那麼,拜託你了。」

『好!』
魯艾利持著已點上火的樹枝,快步奔向特拉克的指示之方向。

「-- 吱- 吱--」
效果立現!
受到火焰刺激的蛇藤發出刺耳的叫聲,自棲息所跳下,撲向燃燒的樹枝後竄上。

『嘿嘿、再來!!』
換手、點上另一根樹枝直搗女神像的所在地,每揮一次,灰黑的外表就變動一次,
挑釁的效果稍久一些才看出來:從一角崩潰、龜裂,還之原本的大理石色澤。

特拉克持續吟頌咒文,令魯艾利手上的焰火不致熄滅。
能夠嚇阻一般生物的火對蛇藤並非無效,僅是牠們份不顧身的舉動足以讓其無視
損傷繼續進攻。

而魯艾利也是。
幾乎是以背對另一邊魔物的方式,一步步將蛇群引出巢穴。

『通通放馬過來!』
魯艾利高呼,他忍耐著已經攀上手臂甚至肩膀的蛇藤不先處理,部分炙燒至死的屍體
落至地面引發更大的火勢,卻被他巧妙以腳踢滾、集中,再一口氣轟開,化為煙灰。
情勢完全由他主控,任他牽動,動作從容優雅幾如舞蹈,名符其實的"火焰之舞",
力與美結合的神聖牢不可破。

「吼喔---------」
殘存的巨牛決定結束觀望,發出聲震天咆哮便直朝魯艾利奔去。

「(雷)」
眼見不妙,特拉克集雷的舉動卻被魯艾利制止。

『不用!』
短短一句內,已做好準備的魯艾利將兩手引來的魔物全數往巨牛身上狠砸過去,
並大步衝前,『接招!』
巧妙地借力使力,在巨牛甩頭將魯艾利拋擲的妨礙去除時,左手穩穩拉住牛角,
右手直下一拳重擊!

「嗚喔----」
想必被震得七葷八素,受挫的魔物欲退後但仍被魯艾利壓制。
魯艾利改變戰略,放手蹲下改以風車應對,尚存活的蛇藤被清往更遠處飛散,
巨牛則被掃開一段夠安全的距離。

魯艾利拾起一段燃燒的樹枝,在地上畫了一道若有似無的火焰界線,
背對著特拉克說道:
『舞台準備好了,請主角上陣吧!』

「!!」

特拉克愣了會兒,之前僅顧著替魯艾利守住火之元素,不知覺間他竟已經將
女神像附近攀附的魔物清除完畢,還將倖存者帶遠避免妨礙特拉克與女神的對話。
堪稱貼心的設想,若是不了解魯艾利的人恐會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由他鋪陳。

「我知道了。」

簡短應答,特拉克轉向女神像,眼底還殘留著火焰躍動的色彩及,
魯艾利在火之防線的背影。


剩下的,就靠自己了。
特拉克回想過去與師傅瑪洛士的實習過程 - 修復女神像、重下封印的作法。

「愛爾林大地沈睡的庇佑~
請再度甦醒...以茉莉安女神之名諱...」

去除雜念,以求提升冥想的力量。
特拉克在心中將破碎祭壇的形狀以想像力砌回原貌,拿起自己項鍊
- 以最貼身的物品獻給女神 - 以意念"投入"泛著藍光金紋的祭壇。

景物驟變,黑暗自足下蔓延直至全面包圍,特拉克睜眼,自知已處於現世與
女神的領域之間;此刻若稍不專心,以為自己踩空而慌亂起來的話,便有可能
會永遠迷失於此。
特拉克反覆唸誦禱文,那是古老時代流傳的神之語言,他曾為熟習此一與神對話
的技能而在圖書館消磨許多時光。

「在腦海刻畫祂的形象,越清晰、具體越好。」
憶起瑪洛士的叮嚀,讓石像成"真"重點不是熟知女神的真正模樣,而是在嘗試
描繪的過程讓女神感應到魔法師的意念,進而與之接觸。

黑髮黑翼白衣,纖細的手指成祈禱的手勢握住面前矗立的巨劍,象徵力量也是慈悲,
閉起的雙眼間蘊含一絲憂戚,身為神祇卻願為人類奔走,終至犧牲。

「茉莉安女神...請再度聆聽我們的請求...」
握住項鍊的手碰上額頭,令特拉克有種向下失速墜去的錯覺。
深呼吸,將項鍊掛回脖子上,手順著理了長袍邊緣,跪下,膝蓋碰觸到的是
具有紋路、溫度的石版,特拉克明白自己已經成功了。

睜眼的同時唸出封印契約上的內容,祭壇傳來輕微的震動,昔日刻印的文字以
光紋形式浮現,其中部分被磨滅、隨時間消逝造成封印失效,使魔物得以溜出危害。
特拉克以手指反覆在正確的位置補回應有的文字直至再度完整,光紋開始交叉
成為複雜的賽爾特花紋,沈入祭壇與其後的女神像結合。

「謝謝你.....」
被炫目的光芒逼得瞇起眼睛,特拉克隱約聽得這句,朦朧的視線彷彿看到
隨風曳動的黑長髮和純白衣裙的身影。

「愛爾林還有很多...我顧及不到...」
音質如銀鈴般的清脆、神聖,卻聽來虛弱、斷續如水中嗚咽。
「請幫我守護他們...守護你身邊的人....」

「我會的。」
特拉克堅定地回應,祭壇修復工作已經完成,他必需趕快回去,
而那一邊,有著正在保護他伙伴。

女神向他伸出雙手,帶動和風將特拉克托起、推遠。

「回去吧.....他們在等你....」

吸入的是專屬夜晚的清涼,聽覺得恢復從物體燃燒的聲音開始,數著心跳
讓習慣冥想境界的雙眼適應森林的昏暗。
感官知覺重新上陣,確認在魯艾利的保護下自己毫髮未傷,那麼....

地下城入口既然被封鎖,剩下工作就是殲滅已突破至地面上的魔物。
特拉克做好戰鬥準備轉身卻發現,另一場戰鬥恐怕必須先行阻止。

「魯艾利笨蛋!!」

一發看似頗具威脅,但其實是任意射出的箭矢擦過其目標物。

「為什麼不先回來?還拖特拉克下水!!」

發言者,持弓的小女孩,似乎沒發現自己的言論前後矛盾。而被指責的對象
- 坐在火堆旁,正拔起剛對方"失手"沒射到自己的箭的魯艾利,只是苦笑著賠罪。

『對不起啦~我被牠們盯得死死的啊~抽不出空。
何況這些蛇藤速度又快數量也多,不適合請弓箭高手瑪麗大人出場啊~』

「特拉克!你沒事吧?」
注意力瞬間被轉移,瑪麗放下弓箭跑向他,似非要親眼確認才肯罷休。

戰事已經結束,特拉克鬆了一口氣,走近加入營火邊的研討會。

「我很好,瑪麗、謝謝。
請不要責備魯艾利,我能毫髮無傷要感謝他滴水不漏的防護哪~
而且這回魔物相當主動,跟以往遇到的不同....」

微笑、摸了摸瑪麗的頭,
「總之已經封印完畢了,請不用擔心。」

特拉克抬眼,瞥見魯艾利鬆懈下來的表情 - 與瑪麗玩鬧時完全不同的疲憊 -
心知伙伴的逞強,他柔言催促。
「先回去吧~
我可不想讓瑪麗細心烹製的晚餐被其他動物偷吃了呢~^^」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