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艾利!!----- 」


特拉克爆出的焦慮卻全哽在喉嚨裡,眼前景象被直接捲入完全的黑暗。
突如其來的變化使他呆滯,直到再度聽及自己的心跳、感受到自己過度急促的呼吸,
以及察覺仍身在帳棚的事實。

「夢?.....」

稍微寬心,特拉克手撫上脖子,舒緩剛才未衝出口的夢話造成的難受。
確認瑪麗還在睡覺,而營火也尚有精神地燃燒 - 均與夢境相左 - 只是焰火左右
搖擺得有點不安.....

....風?

怎會有風?!

特拉克回頭,果然發現帳棚的入口被掀開過,而魯艾利 - 如夢境 - 不在。

驚恐中整裝爬起,速度較往常快上一陣。
「在夢境中已經先行演練過了所以才順手?」,特拉克諷刺地想。

在帳棚四周探索了幾會兒,僅有魯艾利歪斜而雜亂的足跡留在略濕濘的地上。
至少沒有熊.....

特拉克停下來思考,明白沒有時間讓他慶幸。
他決意回帳棚叫醒瑪麗,交代他的去向。


「什麼?....」
瑪麗揉揉眼睛,縮起肩膀是還想保留一些溫暖。

「總之、我會把他找回來,麻煩你看守營地和行李..」

「我也要去!」

瑪麗醒得很快,然而比起特拉克的憂心,她表現的是憤怒居多。
「魯艾利笨蛋!
連覺也不好好睡,看我把他射回來五花大綁!」

似是而非的火爆言論令特拉克浮起一絲苦笑。


替瑪麗穿好長袍禦寒時,也再次確認魯艾利有多冒失就跑出去:
日常裝備全在原地,兩層被單被直接棄置,長袍被遺忘般的在他伸手可及之處,
他甚至沒穿上靴子。
特拉克知道魯艾利並非習慣赤腳行走的人。

太匆忙,如同被逼出去的,但卻動作精巧到沒弄醒就睡在門口的自己??
特拉克不禁再度斥責自己的粗心。



"魯艾利"和"魯艾利笨蛋"的呼喚交替出現,偶而夾雜威脅性的語句。
足跡惡作劇般地消失在草叢裡,再也挖不出線索。
感到懊惱的特拉克領著瑪麗退回營地,魯艾利當然未歸來。


「難道...是真的...那夢....」
「什麼夢?」

憶起夢境,特拉克咬了咬下唇,設法回想可能的指引。
「我..不小心睡得太沈作了夢,夢裡的魯艾利也像這樣消失,
但他是被一隻熊帶走....不管怎說,都是我的過失。」
現實景象與夢境越來越吻合徒增不安,特拉克並未察覺自己的聲音已在顫抖。

「才不呢!絕對不是特拉克的錯!瑪麗知道的!」
斬釘截鐵,展現十歲女孩平日的霸氣。
「特拉克昨天進行封印..很累的、我知道!
下次、瑪麗可以守夜、瑪麗很有用的、特拉克不要都一人扛下來!」

盲點,總得別人提醒,瑪麗的一番話讓特拉克反省自己的作法。
她所未明說的是,不管魯艾利或是他都視瑪麗為小孩的事實。

若是伙伴的話,應該要更信任對方才是。

「我知道了,瑪麗。
現在先找到魯艾利吧!」



兩人來到與夢境所見類似的和岸邊,霧已散去大半,氣溫回升到舒適的程度,
這些均有助於搜索的進行,而考驗未持續太久 - 魯艾利倒臥在一塊石頭上,
右手垂入河中隨水流沖襲。

「魯艾利---!魯艾利!!」
叫了幾次還未能引起任何回應,奔至魯艾利身邊的特拉克扶起他,檢查
是否有任何新傷。

收起弓箭回背上的瑪麗蹲在一旁連聲呼喚,魯艾利對此反應遲鈍,睜開眼後
先呆呆地望著特拉克,
『咦?不見了......』


莫名其妙說了這句後,是更讓人不明所以的微笑,
『早....』


「早什麼!!」

異口同聲地斥責,就連向來溫和的特拉克也不免發怒。
「你不該亂跑的。」
調整姿勢,特拉克跪在岸上以方便將魯艾利拉起,但他竟搖頭拒絕。

『不要...泡著、比較好..』
「說什麼啊!會更嚴重的!」
瑪麗捲起袖子將魯艾利大半沈於河水的右手拉出水面,卻被魯艾利執意拖回到水裡。

『放著吧...很難過....』
魯艾利掙扎得有氣無力,
『不然...我會想砍了它....』

聽來恐怖的話語後含糊了一陣,終究靠在特拉克身上昏睡過去。

半是鬆了口氣的特拉克拉他上岸躺下,以乾布輕輕擦拭魯艾利的傷處。
原先包紮的繃帶已散於水中,手臂整條發紅,腫脹的傷口因泡水過久而呈現
死白的糜爛,但才自冰涼河水解脫不久,其散發的熱度竟比受涼後的身體還高。
河水還不足以抑制發炎帶來的高溫?

特拉克將魯艾利的左手繞過自己的肩,攙扶起來時略感吃力,畢竟較少鍛鍊力量,
而此時瑪麗也完全無法幫上忙。

若情況持續下去 - 特拉克有預感會如此 - 這段旅程將會特別難走。



※      ※      ※      ※      ※


一行返回營地,瑪麗按照特拉克的指示端回一鍋水隨兩人進了帳棚。

「要加熱嗎?」
「不、那是要冷敷用的,謝謝,」

特拉克心知冷敷也僅可能延緩惡化。
從傷口的顏色看來是毒物影響,愛爾琳的魔物很少具備毒性,也造成此類研究
與醫者稀少;以他所習得的藥草知識還不足以做出適當處置。

原本計畫是,一行人欲不經過最近的村莊直往班克爾:魯艾利想改造武器,
特拉克則因聽說那附近的遺跡有了新的挖掘發現而想拜訪。
現在以就醫考量,班克爾是座走向沒落的古礦城,醫者稀少,是完全不可靠的選擇。
是該先賭附近村莊,希望能向以地利之勢、可能了解毒的醫者求助?
還是該相信魯艾利能撐到醫療資源豐富的艾明瑪夏?

「抱歉!是我太輕忽未見過的魔物,牠們的毒性恐怕已開始發作,
我想找到治癒師來對症下藥...
所以,瑪麗你先休息一下,等天完全亮後我們就出發。」

「瑪麗不累,現在就走吧!」
瑪瑙色的眼睛盯著特拉克表達抗議,
「特拉克在擔心瑪麗,可是瑪麗沒問題的,現在就出發。」

抿嘴,不予妥協的決心顯而易見。
特拉克訝異於瑪麗看出他的考量,不得不進一步調整對她的看法,畢竟如今他能
倚靠的幫手也只有她。

「我明白了,瑪麗。
但出發前還有很多事情要作,那麼就麻煩你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