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很多事情",遠超過瑪麗的預期。
但她沒說什麼,一句也無,在特拉克的囑咐或請託下一一完成。

特拉克先去了趟昨晚打鬥的場所,設法找到些蛇藤的碎片以提供醫者作尋藥參考;
他並按照自己僅有的藥草知識做了非常初步的消炎藥。
接著,他向森林的精靈祈求諒解與協助 - 只是突然想起光之騎士。魯的故事 -
砍取製作擔架用所需之樹枝。

「這是?」
取來料理用水的瑪麗,提著鍋子在特拉克身邊停留發問。

「擔架,我只實際看過一次,希望結構沒錯,」
手持小刀,一段段削除不適用的部分,特拉克回想與師傅瑪洛士旅行時,
同行醫者對倒下的伙伴所做之處置。
他明白不可能把所有行李都交給瑪麗背負,若是能製作拖曳式的擔架,
則只需負擔一部份魯艾利的重量,也能空出身上來分擔行李。

尚未收起的帳棚傳來輕微的責罵聲,進去燒水的瑪麗顯然控制了自己
平日對魯艾利的嚴厲。不過如此一來也證實魯艾利的情況沒改善,
否則瑪麗現在該會快樂地 - 或生氣地 - 蹦跳出來說魯艾利康復了剩下不用理他
之類的話語吧!

平靜了好一會兒,瑪麗表情複雜地走出來,悶悶地坐在特拉克腳邊。

「魯艾利還是神智不清?
我好像聽見"我不是正在睡嗎?"之類的話...真是的...」
陪笑,特拉克一時也不知要如何安撫瑪麗,他仔細觀察她,從眼神、嘴角
甚至精神狀態來判定她的情緒,解讀結果卻極其陌生。

瑪麗拾起特拉克削下的一截樹枝,在泥土地上無意義地畫了幾圈,突兀開問,
「里安是誰?」
「咦?」

因困惑而皺起了眉間,瑪麗寫下里安這名字。
「剛剛,魯艾利爬起來了,還一直亂說話,說要起來找羽毛,埋到花園之類的....
我把他壓回去,要他乖乖躺好不動,他一開始不聽話,但是沒兩下卻突然道歉,
說這次讓他來替我生病、讓我能快樂地出去玩什麼的...
然後,看著我說"里安,對不起"。

牛頭不對馬嘴的什麼嘛!!

那個里安是誰啊!!」

似是怒極了而把樹枝擲得老遠,瑪麗氣得臉頰都紅了。

里安?
是對魯艾利相當重要的人吧?

「應該是...魯艾利的弟弟吧!
他曾對我提過有個身體不好的弟弟。」

眼見瑪麗的表情緩和了些,特拉克不禁讓"該不會是吃醋吧?"的念頭溜過腦海。
「大概是因自己也生病了所以想念起弟弟....怎麼?
不相信他是別人的大哥?」


瑪麗想點頭又不是的舉動讓特拉克放下手邊工作、拍去木屑專心來想解釋。

「你不覺得魯艾利很習慣照顧別人嗎?
在我遇見他之前便已是如此,而他願意和弟弟交換處境,不覺得他在家
應該是個好哥哥嗎?」

特拉克試圖設身處地為魯艾利辯解,卻突然想起自己的姊姊在照顧他人時的溫和神情。

瑪麗眨著眼睛,以想排除一切疑惑的語氣開口,
「特拉克沒有弟妹也能懂這麼多...唔、算了!
反正瑪麗沒有兄弟姊妹什麼也不知道!」

猛然站起,直奔入帳棚。
而在若有似無的"魯艾利笨蛋!"幾句後,復歸寧靜,


特拉克估量天色,不得不加緊動作,旅途真正艱難處還在後頭。


※       ※       ※       ※       ※

如何把魯艾利固定在擔架上是個問題,綑綁不是對待傷患的好方式,但魯艾利仍有行動能力 - 只是意識混亂,在此情況下再度如清晨時般逃跑也有可能。
最後還是瑪麗想出辦法:以"里安"的名義哄騙魯艾利。

「反正魯艾利分辨不出來="=」

對於被魯艾利誤認為弟弟此點卻能派上用場一事,瑪麗不知自己
該哭該笑還是該生氣。

然而效果之好令兩人不得不承認這是最快方式。

瑪麗背著比以往多1.5倍的行李,特意走慢些察看魯艾利的狀況。
對她來說重量不是困擾,她腳步依舊輕盈。
常用的箭筒如今側背,可在察覺危險時迅速進入作戰姿勢。

「魯艾利的弟弟...里安...身體真的這麼不好?」
角色扮演 - 瑪麗的提案 - 讓魯艾利得以乖乖躺著不動。
「瑪麗從小就很健康喔~堤爾克那不管男女都很強健的哪~」

對瑪麗而言的確難以想像,但她慢慢改變自己的觀念:只有老者才會虛弱到臥床。

「所以對魯艾利影響才深吧!」
特拉克推敲,
「魯艾利向來與疾病沾不上邊,像他這麼喜歡熱鬧的人,玩耍時弟弟只能
待在房間看,任誰都會在意的。
我想瑪麗也會,不是嗎?」

「唔....瑪麗是會在意啦.....」
左右偏頭認真思考,
「那魯艾利既然這麼在意,為什麼不多陪弟弟呢?
他跟我們一起旅行、一起找女神,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有時,年齡差異帶來的不同觀點,衍發之想像也挺能消磨時間的。

平日單單瑪麗與魯艾利兩人一搭一唱就有多得聽不完的話題,瑪麗顯然習慣
此種旅行方式,一直提出各種問題、想法。
又、是為了驅逐不安。

「或許,這正是他願意尋找女神的原因吧!
希望女神能治好弟弟之類的...」

特拉克說來也無幾分把握,魯艾利從未透露自己的意圖,如今擅自揣測似不應該。

而人類是否能向神交換到什麼?
過去曾有任何人辦到嗎?
還是本來就不該用人類的思維去揣摩神的心意、行為?

諸多疑問剎時浮上,令特拉克開始想動用冥想來制止過多飄忽不定的思緒。

「那、特拉克的願望是什麼呢?
如果女神能實現的話~」

好不容易讓瑪麗放鬆心情開問,尋找解答的過程卻另特拉克頗傷腦筋。

若真能許願、而任何願望都能實現為前提的話,特拉克頗意外自己的答案。

超越理智、理想或者是更崇高的目標,最先蹦出腦海的願望是如此唯一:
讓因保護他、保護村莊人民而死的姊姊能夠復活。

「.......」

人死不能復生,而若依據自己所受的教誨,許願的出發點該是為了眾人
而非是自己。在強調博愛,讚揚為他人犧牲的教育概念裡,自利與本能
的劣根性是必須去除的。

我還不夠成熟,特拉克暗暗斥責自己。


「希望,魔族、神、精靈與人類都能和平相處,這也是茉莉安女神的願望吧!」
「嘿嘿~很"特拉克"的願望呢~」
露出"果然"的得意表情,瑪麗綻出平日的笑顏。

「若魯艾利的願望真的只有讓他弟弟康復,我可以訓訓他!
要他向特拉克看齊!」

本想回話的特拉克,最終還是僅笑了笑。


※       ※       ※       ※       ※


「手讓我看看。」

直截了當地拿了藥膏和繃帶到面前等待,瑪麗對特拉克的態度
如替魯艾利包紮時的堅定 - 僅是委婉許多。

特拉克明瞭僵持無用,苦笑著將磨破皮的手掌伸出,讓瑪麗料理。

「抱歉,我應該戴個手套或預先作點防護措施的。」

雖自知少作粗工的自己遲早會變成這負模樣,卻不免為"使用期限"如此短暫
一事感到些許惱怒。

「才不是呢!是魯艾利太重了!
明明有力氣亂說話害我們緊張得要命,特拉克不讓他自己走真的是太仁慈了!」
瑪麗累積一天的怒氣終得以爆發,大聲地替特拉克抱不平。


魯艾利雖然聽話地躺在擔架上,取而代之的卻是諸多如「有魔物!」、「蛇!」、「牛!」、「龍!」等各式各樣的胡言亂語,令兩人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好一陣子。

「傷患最重要的是保留體力,魯艾利的狀況比較特殊罷了。
說不定明天就會安靜一點。」

特拉克比較擔心的是魔物毒性的影響,現下卻只能由魯艾利表現出來的症狀來觀察。
在內心推算與最近村莊的距離,他自信未走錯也未繞遠路,只要手傷不構成妨礙,
應該在後日傍晚抵達山米爾南方的村莊。

也許還能更樂觀一些,例如在郊外就能遇到獵人,或甚至是採藥的藥草師。

「最好是~=w=」

瑪麗撕開繃帶一端作完美的結,特拉克道謝之餘不間想到,才不過前天晚上,
她還對魯艾利自誇自己的包紮技術有多完美。

得加快腳步才行,特拉克下定決心。


不知是否因聽見特拉克的安慰之語,魯艾利隔日真的變得很"安靜": 似是要一反前日的嬉鬧僅是使勁地睡,完全不理會瑪麗叫他起來吃早餐的嗓門。
什麼方法都試過了 - 在特拉克進帳棚阻止之前 -
包括捏著他的鼻子摀住嘴巴看他會不會窒息。

答案是"會",瑪麗沮喪地發現。

「怎麼會?」

到昨天都還是可以抓起來乖乖吃東西的人,怎今日就徹底倒下了?

特拉克重新確認傷口發炎的變化,不得不下了判定。
「惡化了...本來希望魯艾利能自己克服蛇毒的...」

「還有多遠?
瑪麗...瑪麗先跑去找醫生!」
一語成讖大概就是這麼回事,特拉克明白瑪麗為何慌張。

但今天預定的路程均是山路,上坡路是莫大考驗,危險也增加不少。
要加快速度,方法不是沒有,只是很不想動用。
長嘆,
「瑪麗,今天趕路方式要改變,我需要你的全力支援。
但你要答應我,不管怎樣都要以平常心來看待,可以嗎?」


特拉克語氣中的凝重甚於以往,瑪麗雖疑惑究竟還有何事能另他如此,
仍飛快地點了頭。

「一定!
是特拉克說的話,瑪麗一定做到!」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