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只有輪廓,或可謂一個影子。
直覺告訴土方這不是夢,面前的也不是"人"。




「一般來說我不會記下人類的名字,不管是不是業績。
  只是當初你能夠在前輩們重重包圍下安然離開,甚至還不被察覺地順利長大,是真的特殊到得記下來的程度。」



『誰...?』




「你該問是"什麼"。嘛~反正都不重要。」
那個影子低笑,
「惡魔是沒有辦法直接"現形"的,不過取而代之的是人可以在幾種狀況下"看"到我們:受到誘惑、本身具備能力,或,將死之者。
  你認為你是哪種?」




聽對方說話時土方再次嘗試了掙扎,手臂上的傷口並未痛到能抑制活動,但僅剩的知覺讓他覺得後背、腰甚至褲子已經濕濡一片。


隱約記起剛剛一個女孩要求膠帶,是她們手笨切錯了血管嗎?




「答對了,是最後一種。
  有興趣猜猜你的死因嗎?」




影子讓開了點,令土方注意到火光在對話中增強許多。
火、是火災!




「反正這地方遲早要燒光,你又剛好躺在地上還能有點空氣多活點時間,真不知是上天的慈悲還是殘忍!
  總之好好享受你在人世間的最後時光吧!」




語調中甚是得意,影子逐漸與滾滾黑煙融為一體,只留下如預言般的字句敲進土方意識裡。




「放心,很快就會有你很熟悉的人來接你。
  而我期待這場會面後,你我能相處愉快。」





熟...悉??誰??



除了那些女孩無人知道自己的行蹤,而女孩們若知闖禍恐怕已不會返回。
會挑來做什麼需要血的儀式的地點應該很偏僻,也別奢望路人。



在渾沌的腦海裡挖不到任何一個由邏輯連結得起來的熟識臉孔,令土方幾乎確信了自己會死的事實。





但也許、也許.....



那個向來行蹤成謎、總是不知何時會從身邊的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自然捲,
如果是他的話.....






『......銀、時...』




然此呼喚微弱如水中嗚咽,眨眼消失在熾熱烈焰之中。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