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

#MABI #艾魯


念經中想到一堆事情(喂)突然有個影像:

朝天空伸出的一隻手,但眼裡所見的是即將落下的無數弓箭,而這男人生前最後一句話,是祝福主人武運昌隆之類的

 

 

腦洞一放就放到了Be In The Mist
還沒恢復記憶的小魯說他(以第一人稱)做了這個夢,而夢裡他清楚地知道那個男人是艾德翰。
他覺得很怪,也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向艾德翰問起。

艾德翰一聽當然是有點緊張(?)
他對這主子的愛已經穿透到去讓主子作夢了的地步的這種緊張(喂喂)

小魯怕這是預支夢所以向艾德翰提起,希望他能小心,不要陷入自己獨自一人打怪的境地....喔喔這好像可以接後面的大事件呢!!!

就是那個有小兵死掉,結果小魯受刺激在戰場中變身闇騎的事件(興奮)

想問一個點:在危急的時候,艾德翰會脫口而出的是「主人」還是「魯艾利」XDDDD

 

唔唔、還是喜歡主從/從主好萌喔喔喔喔喔

 


多瓦悠蘭( ・(ェ)・)♪♬
艾德翰QAQ
魯艾利+1

 


我會覺得,他叫小魯本名是個習慣(小魯也要他這麼叫),可是他一直有那種衝動要叫小魯「主人」XDDD

PS.一下那個死前訊息的點是來自聖戰(by 定金伸治)第六集的拉斯卡利司......基本上讓人喜愛的開朝元老(配角)除了我家完全跟夏拉札多姊姊以外到那邊全掛....(還連同繪圖的山根老師也不畫了)我基本上不大願意看第五集以後的故事....

PS2.銀土一直無法讓我寫主從/從主萌啊有點遺憾

PS3.但是小狐三日的主從或從主似乎都非常好吃

PS4.但是我不會寫小狐三日、哈哈哈哈

想出艾魯推廣小無料(扭)

在床上碼字好痛苦) 睡前跑一下重逢當晚又病發的小魯要求不找醫師,只要找個地方給他滾就好。

艾德翰找了無人小屋來個金屋藏嬌(不)
小魯怕吵到人,抱著肚子咬住手帕(?)痛滾發高熱整個經痛的概念(喂

艾德翰不知道怎麼辦只能在旁邊牽手擦汗禱告(0)

然後等終於平靜了人也昏睡過去了就趕緊以換掉濕衣服為名開扒看狀況(0)

看到小魯身上的龍紋發紅發熱,明瞭這是自己無法解決的。

順道摸了一把心疼主人變瘦,決定替小魯把身體擦乾而摟住他時,意識不清的小魯以很軟的聲音叫了艾德翰www

很多年前,艾德翰也聽過小魯在床上對他這樣喊www (大概是一夜情二回戰) 頓時覺得內心動搖(!) 不過艾德翰是正人君子,他什麼都不會做,現在。

就是這動搖瞬間萌得我一臉所以爬上來碼字xd

晚安

 

xxANNASUIxx
金屋藏嬌www

 

實際上是木屋藏小魯(O

 


是說艾德翰希望修正一下~
1.希望抱著小魯不放(哄他在懷裡睡?)因為有一種「現在太不真實了放開會消失」的錯覺XDD
畢竟他等了15年

2.想親一下(臉頰上的傷痕)←OK

3.弄到半夜(其實是擅離職守?!)趕快回去徹夜安排準備請假的事情+派一小兵去看護小魯,指令是「聽他的話,但是別讓他走」

4.因為請柯倫代班,對外理由是私事,被笑說「沒看過你為任何人如此慌張」,他只能說是多年不見的好友有麻煩,要去處理。

畢竟艾德翰是孤兒沒有「親戚」,然後人太正了沒有緋聞(真的)

艾德翰理論上是艾明守備上最高職位的人,以月白來說相當於克魯喔O.O
他要請假的話沒有人能攔住的程度(也找不到人簽名

5.提到城中小徑的事情
艾德翰很努力讓城市沒有改變太多(?)

 


剛剛又被萌到

就是被派去小屋照顧小魯的小兵聽完艾德翰的命令之後問艾德翰要怎麼稱呼小魯(感覺這小兵是騎士身邊的侍從,而不是下屬)

艾德翰猶豫了一下,"叫他主人。"
小兵很驚訝,因為連艾德翰都不曾要他那樣稱呼(叫隊長)

只能說艾德翰真的超執著主人這稱呼的xdd

大概是攻受的的差異,艾德翰和克魯雖然都把自家主子當精神支柱

克魯是完全奉獻到沒自覺的(?)
艾德翰是奉獻青春年華(?)沒錯,但是他並沒有把主子當神,而是照顧的心態。

手機打字好卡,是噗浪app 的問題還是手機的orz

重看了自己當年寫的文,覺得當時的自己還是蠻厲害的,有些描述效果我在銀土時期沒有辦到。

然後主從真的還是好萌嗚嗚

 

多瓦悠蘭( ・(ェ)・)♪♬
我好喜歡這對,等待你寫出來>D<


謝謝緹緹/// 好想今晚就寫(喂喂)
先把斷續的片段寫出來好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