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頭兒  說:
TA我問你喔  如果是一開始就知道很悲慘的故事你還會想看嗎?



 

我 說:
請定義悲慘

菜頭兒  說:
呃  我不知道怎麼定義  這麼說好了  不是讓人很舒服的故事

我 說:
(思)每個人悲慘的定義不大同、而大部分時候跟悲慘的位置有關



菜頭兒  說:
嗯嗯
我只是問問(搔頭)  沒關係不要理我



我 說:
眼前有一杯巧克力冷糕不能吃,悲慘
眼前有喜歡的美人不能上,悲慘
眼前有草莓牛奶....(拖走



菜頭兒  說:
XDDDDDDDDDDDDD

 

我 說:
我家阿銀超低氣壓中XDDDDD

菜頭兒  說:
這個我笑了  果然很像他的際遇

 

我 說:
有人說可以忍受過程虐,只要結局兩人是好的,有人不行說這很悲慘。
有人是一點裂痕都受不了的,吵架了當悲慘的。
有人悲慘在身體殘疾,有人悲慘在內心重創

像是我的長子Homage
要說慘是蠻慘的,念起來沈重,可是做媽的我覺得我家兩個孩子路途走得很明確,他們也不是沒有放手一搏過,只是時不我與。
所以就算過程上沒有甜頭,兩人結局也不怎樣,我覺得這不是悲慘
(但是讀者哀嚎很好聽=v=//



菜頭兒  說:
XD
這樣我懂了XD  我會繼續把他寫完的。



我 說:
又回頭說我家目前是孩子中最幸福的銀土
兩人沒有長時間分離(不像是哥哥們)、兩人都還活著、大部分時候都很健康
兩人的性生活也比哥哥們健康太多(咳)
我自己每次看都覺得「阿銀死好命鬼你有了阿土了別給我得寸進尺!戳.gif
可是還是有人覺得我虐
虐心、虐過程的沈重
虐那個目前只有大綱的未來
我只是覺得那是在我的理解範圍內合理的,所以我這樣安排

菜頭兒  說:
我懂(拍拍)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