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5
每次喝難喝的美國咖啡時,我都會跟我家Brad乾杯。
然後他會再度表示,「I think it's time」他好冷靜:-o

 

 

我對Brad的情感是很特殊的,因為他最像我自己。是我在現實世界的投射。
如果他在這個世界,我給予了他選擇「平凡」的權力。
他的確有可能走上另一條路,但是當時,他選擇回到「表面世界」來。

然後,即便是在迷惘中,他沒有考慮過再度回去裡世界。
我想,他應該是注意到,當初把他拉去裡世界的動機,已經不存在了。


「最初的孩子」這樣的感覺吧(只是是養子



・ω・ノ><b     
好懷念的大哥呀...想當年我跟他差10歲,現在差_歲-w-"



To・ω・ノ><b: 這句話由你來說更顯時間殘酷啊(炸




他們的時間被我凍結了沒錯(思)
這個主題我一直沒有畢業,因為我想不出來是什麼。



・ω・ノ><b     
我就是來表演時間的殘酷真象的((噴




To・ω・ノ><b: 踹)



・ω・ノ><b     
特別有說服力不是嗎...(滾動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