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Sun May 22 18:40:20 2005

本來要整合成一篇,不過還是分篇慢慢寫吧。


%於08年  9/15加入完整版


1.語言問題
我在補L的設定的時候,最先補的就是這點,L勢必得通曉多國語言。
所以我將渡爺爺(同時也算是雙L的老師之一)的設定依據Christopher Lee爺爺的真實經歷 - 通曉十多國語言來作設定,並且畫出時間表讓我家L雖不一定精通但至少英日法德西聽說讀寫都合格,比較弱的是義大利文跟中文。L不僅僅是要學習辦案也要惡補語言、瞭解當地民情,因此我把他生命的每一年行程都排得滿滿的,只是為了符合大場"世界偵探"的設定。

一般人使用的語言、口音或多或少一定會透露該人的出身或學習的線索。假如L=龍崎的日文不夠純正(日文也分鄉音、關東關西腔等),譬如以外國人的腔調去講日文,就跟我們去說英文一樣,通常會有種改不過來的腔調,月應該很容易可以去推敲龍崎的日文在哪裡學的之類的。
語言問題的確是在DN的世界裡存在的,地點在「日本」,而且當Lind.L.Tailor上節目的時候旁白很明確地提及「同步翻譯由XXX擔任」。
但是這語言隔閡的設定後來顯然因為太麻煩所以被大場捨棄。
在亞伯和維蒂出場時就已經有跡象,亞伯因為被設定為"語言學專家",所以會日文是小case,維蒂或許也可以用類似的理由帶過。

當故事發展到二部的時候,這設定就已經無關緊要了。
N跟月通的電話、M跟夜神爸通的電話,顯然他們用的是彼此都懂的語言,而且在口音上無瑕疵或線索可供對方追尋。

基本上捨棄"聲音"和"語言"這兩大線索在這個需要每一分線索去找出對方是誰的DN世界裡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但大場選擇了一開始的接受,到後期的完全忽視。其實要解決也不是說沒方法,那四年的GAP就有一說MN是花了四年才精通道地日文(笑)

 

2.時間問題
二部時間點在「四年之後」,不要小看夜神月度過的這四年。

東大隨便念也能畢業(with honor?)、正職是神的夜神月,除了要一邊扮演緝拿殺手的角色設下各種對殺手的限制又要替這些限制想出能自己解套的方法免得搞到拿石頭砸腳導致自己理想的世界無法達成,一邊同時兼差聯繫人和世界三大偵探的職位別忘了他還得應付同居人海砂的種種要求,繼續在家人面前扮演完美的兒子、哥哥,在同事面前扮演好同事等等,其內心壓力與其日常繁忙程度簡直不是「人」所能忍受的,而當然,他是「神」所以能完美地辦到也無可厚非,作者說他能就是能。

但是,四年一晃而過,我非常期待(是的沒錯,他是為此殺L的,既然都殺了當然成品要做出來給我們看)的新的好世界、沒有壞人的、美麗的和平的世界,並沒有出現。

姑且忘記當年58-59他這麼快樂地宣布新世界的來臨,轉頭來看看二部的世界裡「神」替他的子民改變了多少?
世界強權依舊、犯罪還有,更別提美國第一大黑幫還盤據在LA,其勢力之大可以將日本警界高層從日本綁架到LA、可以任意劫機、用飛彈運送筆記(而已)、任意打電話給大統領進行威脅、甚至可以用非常天真的手法迫使人觸動核彈…這些如果不算重大危機的話,不知道「神」認為把已犯罪確定的犯人「制裁」是多大的「危機」?

「神」一方的紕漏百出暫時不提,回看大場對原「L」一方的後續設定。
Wammy House是專門用來培育「L」的特殊設施,也就是裡面的小孩不僅是單純的孤兒,還得絕頂聰明否則進不來,然後孩子們都被「非常有遠見地」起了假名(隱藏真名)。

問題是「L」的繼承制度顯然有絕大嚴重缺陷:身為「L」真正繼任者的M與N竟然完全拿不到(或拿不全)「L」所遺留下來的線索、資源和原L=龍崎所累積下來的經驗。如果M與N注定除了「L死的簡訊」以外都拿不到,那麼這個育幼院究竟是來做什麼的?
真有其存在必要嗎?如此糟糕連尋常人都不會採用的制度,會是那位「警方最後王牌」的腦袋想出來或者會容許的嗎?

L=龍崎偵辦殺手案件的時間不算短,從2003/12月-2004/11月(詳見大場的年表),這段期間既然他多次考慮到自己的死,便不可能不對MN多放點心思,就算最後他真的並未決定由誰繼任(可能是因為連渡爺爺都被殺),他也不可能不設想到未來「萬一」,MN要如何在他之後繼續偵辦殺手案的問題(這是普通人都會想到的,難不成以龍崎的智商想不到?)。

好、就算渡爺爺去世前把所有的資料都消除了,所以MN很倒楣必須從頭開始,但是依然不能解釋為何Wammy House明明知道現在的「L」是冒牌貨,卻完全束手無策?任由對方竊取一切資源?而且就這樣過了四年?

如果時間點設在四個月而非四年,BUG會少很多。

 
3.能力問題
大場的安排是,顯然四年來「神」非常得意他接替「L」一職沒有其他人發現,直到被N親口揭穿(所以才冒冷汗、驚愕),這代表什麼?
「神」的能力足以接替「L」一職所需要的各種能力。

但是仔細想想,有可能嗎?
在日本一般學校制度成長的聰明學生,就算他如「彼氏彼女」的有馬一般厲害且有能三倍(此並無貶低有馬能力之意),他所面對的依然只是安定社會單純環境的學生與老師,不是「L」會面對的多重文化與「大人世界」。
我承認渡爺爺在很多方面幫「L」忙,所以當夜神月信心滿滿說他在自己房間也能當「L」、聯繫人工作也一併擔下來時,頗不以為然。
如果大場認為構成「L」的元素是如此簡單、那麼由夜神月來擔任的「L」也真的就沒什麼了不起了。

不只是推理、聯想、觀察力、協調等這些種種足以服人的能力,還更包括語言能力、表達技巧、反追蹤(若還是有人想找「L」)、與關鍵人物溝通、與反對人士勾心鬥角等種種除了天生以外更需要經驗累積,否則沒可能做到天衣無縫,畢竟原L能夠成為「警方最後的王牌」一定有著過去顯赫的事蹟,而夜神月所扮演的這個「L」如果沒能跟上以前L=龍崎的水準,他壓根兒沒臉去自信他這幾年沒被人識破。

當然最直接的解決方法莫過於,那四年內神都沒有接下委託「L」的其他案子,不過這樣就很鳥了,不是嗎?(笑)

 

4.實際上的問題
補充一點現實上的問題,其實歐洲方面的犯罪資料庫一直沒有整合成功,關於權限、職責等尚未釐清要由哪一個機構來執行和管理,所以在2004年7月左右歐洲逮捕的跨國連環殺手才會如此引人注目。如果連資料本身整合都如此困難,更別提那些資料很有可能都是「非英文形式」(歐洲人精通兩三國語言是家常便飯),因此我設定我家L必定通曉多國語言並非過份。
其次是夜神月能做而未做的搜查方向。
我不敢相信以夜神月的智力會沒有考量到L一方應該有殘存勢力的事情(儘管在二部的表現理他的確非常驚訝好像從來沒有考慮過=.=),而且甚至也沒想到要去防範一般的度過四年。
「L」真的沒有留下蛛絲馬跡嗎?
就算渡爺爺再怎麼神通廣大,錢跟人際關係的運用卻非萬能的。

最簡單的方式之一就是帳目追查,看錢的流向總會有頭緒。
例如L=龍崎的那棟大樓怎麼蓋的?又不是有神燈精靈一夜間完成。
用什麼名義在誰的許可之下蓋的?哪一家建築公司?裝潢?鋪線?內部多種高檔設備如何張羅?渡爺爺跟誰買的?(政府機關跟建築公司跑一跑多少會有點名目)甚至事後當眾人搬出總部,大樓由誰接收?(除非夜神月把它任意賣掉,但即使如此他仍須證明房子是他的,或者是L=龍崎用的任何名義)

就算這些都不管,當渡爺爺去世的消息在報紙上被披露時,夜神月就算神經再大條也該想到,有人替他收屍而且還知道他是誰。所以渡爺爺這邊也可以是不可多得的線索,夜神月真應該為了免除後患而追查下去。
然而他都沒這麼做,竟真心以為L=龍崎一直都是獨力作戰,所以才會在四年後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小鬼N嚇出一身冷汗。

 

那麼多人因為你而死真不值啊~夜神月。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